地球。

再度从仙域回来的徐来很是积极的准备婚礼的一切,阮棠也帮忙在网上购买一些必需品。

阮岚这个小姨子想要帮忙,被姐姐大人与便宜姐夫一起赶走了。

没别的意思。

就怕阮岚不仅帮忙,还拖后腿,气的她索性不管了,继续研究的她阵法。

越是研究那周天星斗大阵,她越是心惊。

虽然如今阵法造诣不高,但阮岚隐约觉得这大阵并不若于星光大阵,甚至还隐隐略胜一筹。

但因为实在隐晦难懂,让阮岚着实参悟不透!

这从她与星源教老祖能同时悔棋并下的旗鼓相当就能看出,这也是一位臭棋篓子,对于阵纹的研究也是抓耳挠腮。

“姐夫,是谁创造的这阵法?你把他联系方式给我,我有难点想请教他。”

“姐夫,这人绝对是个天才,我想与他讨教一二。”

“姐夫,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男人我就嫁了,女人我就娶了。”

玉貌花容窈窕美女私房照

“姐夫~”

“姐夫?”

“……”

这个周一晚上。

正在客厅角落陪女儿堆积木的徐来不堪其烦,随口搪塞道:“路边捡的。”

阮岚气愤:“这等鬼斧神工的阵法怎么可能在路边捡的?”

忽然。

她像是意识到什么,突然小声道:“臭姐夫,你是不是怕我爱上别的男人,吃醋之下才不告诉我?”

徐来一脑门黑线:“哈?”

“不然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我会星光大阵,那人会周天星斗大阵,天造地设的完美一对。”

阮岚分析道:“而你垂涎我的美貌与才智,得不到我,也不想别的男人得到我。”

徐来沉默良久。

才拍了拍阮岚的肩膀,语气复杂道:“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哦对了,明天上学去校医务室,我让林秋医生给你看看脑子。”

“啪”

阮岚拍开徐来的手,不满嘀咕道:“臭姐夫,我要告诉我姐你对我图谋不轨!”

徐来气的牙根疼,他无奈道:“是一个叫清风的男人所

“啊?”

依依握着积木的小手无处安放,犹豫再三才糯糯道:“爸爸,是你讲的故事中的那位清风尊者嘛?”

“对。”

徐来点头。

“给我讲讲他的事。”

阮岚果然来了兴趣,然而徐来并不想搭理她,所以一句不讲。

阮岚只能缠着自己的外甥闺女问来问去。

当听到清风的种种事迹后,阮岚拍案叫绝:“好!不愧是我的追求者,引九色雷杀劫,成功反杀九万三千人!”

徐来目瞪口呆,吐槽道:“清风尊者什么时候追你了?”

“我俩要是遇见,他肯定会疯狂追求于我。笨蛋姐夫,你不懂我的魅力。”

阮岚双手叉腰:“再说,我跟我外甥闺女聊清风尊者关你什么事?还说你不是在惦记我!”

我是怕你惦记我。

徐来叹了口气,行吧行吧,中二小姨子开心就好。

毕竟你们聊清风,的确不关我徐来事。

所以徐来开开心心回到房间,搂着老婆阮棠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觉。

当然。

临睡之前画了半小时小乌龟,惹得阮棠娇嗔连连。

月明星疏。

阮棠窝在徐来怀里,慵懒问道:“徐来,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啊?”

“看你。”

徐来虽然不是地球土著,但他早就有了身份证,这还是第一次与第七神将来到地球时,第七神将为他办的。

“婚后吧。”

“好。”

徐来点头:“对了,客人是不是有些少……”

距离二月底只有短短一个星期多点,徐来与阮棠送出的婚礼请柬并不多,主要是一些朋友。

至于亲戚。

不论徐来还是阮棠,都没有邀请。

因为徐来是孤儿,而阮棠除了移民国外还在渡假的父母,也没有多少亲戚邀请。

大伯一家?

阮棠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去世,即便知道也不会邀请,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亲戚了。

所以徐来算了算。

除了白云之上的员工们,居然才不到五桌客人!

“人少才好呢。”

阮棠伸着懒腰道:“这样不容易紧张。”

徐来神色奇怪看来:“你还会紧张?”

“稍微有一些。”

“也是。”

徐来点头,表示理解:“第一次结婚都会有些紧张。”

“第一次……”

阮棠皮笑肉不笑:“徐先生,你难道还想有下次?”

徐来认真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

没等说完。

阮棠就用力扭着徐来腰间肉:“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每一万年咱俩就结一次婚,我会带你重温这种幸福的味道。”徐来连忙道。

“哪有人能活一万年。”

阮棠嗔了徐来一眼:“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像只小猫握在徐来怀里的阮棠呢喃道:“你要是有第二次,我就阉掉你。”

徐来心虚无比:“不会的。”

……

……

次日。

徐来来到学校。

柳南苇一如既往的在校医务室开车讲荤段子。

给周封逗得面红耳赤,就连徐来也略微无言,因为尺度略大。

“柳医生,我记得你以前冷冰冰的,现在怎么就……换了个人似的?”

周封实在招架不住,转移话题道。

柳南苇笑吟吟,却不说话。

当初之所以来学校做校医,主要是有跟家族赌气的成分,因为柳家不同意跟她跟男朋友李觅的婚事。

她那时只觉得这世界很冰冷,没有丝毫温度,自然也不会对外人露出微笑,每日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后来的后来。

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突然同意了婚事,并且一个劲的夸赞李觅。

没了心事,还跟初恋走入婚姻殿堂,柳南苇想不开心都不成。

渐渐的。

真正的柳南苇就苏醒了。

而柳南苇一直觉得,以前诸事不顺的她突然好运连连,都是因为徐来到来后给她带来的好运。

“对了徐主任,李老前两天给了我一件东西,让我转交给你。”

周封突然想起什么,将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从抽屉中取出。

玻璃瓶子跟一罐可乐差不多高,里面是幽蓝色的液体,有些像是沙子,但也有些像是水。

流动间摄人心魄,让目光都无法挪开。

徐来看去,微微惊讶:“这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