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夜,依旧是迷雾笼罩下的大地。

整个夜晚冷飕飕的……

肖恩一行人和另外两个雇佣兵团队暂住在一个区域里边,按照先前商量好的地点分别在相互距离很近的地方扎营并且相互之间还要有照应,这看起来完就是一个共同合作的架势。

只不过仅仅限于晚上这段时间吧,一到白天几个队伍又会笑着分别往不同的方向走,但最终目的偏偏又都是一样。

肖恩只能把它归位有危险要抱团、有好处要独享这样的心理……并且这样的情况在佣兵团中很普遍,几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天亮了就各走一边,相互认识的人最多打个招呼。

这就已经算是有礼貌了!

篝火前,肖恩干咳了几声……

这迷雾中就算带上了面罩呼吸一整天下来脖子依然会感觉到有些干疼,还没到咳嗽的地步但就是痒痒的、总会时不时咳嗽一声。

并且不仅是自己三个小队里总共差不多二十几人都有类似的情况。

“后面几天估计都是这种天气,好在我们多备了一些药水,不然还真不好说什么时候顶不住。”乔纳森咳嗽了两声说……

都还没有到生病的地步,不过继续这样在迷雾中多走几天估计也快了吧。

“这些雾气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几乎很少问问题的炼金术士阿尔冯斯这个时候忍不住说道。

Diamond of Memo私房写真

在最开始来的那天里肖恩就知道对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那一点钱才来,而现在看来任何目的或许都比不上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之后的药水需要更加节省一点使用才行。

阿尔冯斯转头看向了一直不动声色的肖恩……

“肖恩阁下你对于迷雾有什么看法?”

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不过它跟当下的天气没有关系,这应该是另外一种原因造成。”

“什么原因?”

你问我,我问谁去!

肖恩在心里嘀咕,自己只不过能够看到天气的状态才会有这样判断,今天夜晚的天气明明是晴朗但是这股大雾却一直没有消退的痕迹。

说明无论天气如何变化,迷雾都是单独出现的。

“那边有人!!”

还在思考的时候从另外一边的佣兵小队中发出一声喊叫。

有人?

众人急忙拿起武器站了起来。夜色中的迷雾下就只有面前的地方有火光,然而在喊叫的人所指的方位中似乎有一丁点儿的光点在移动。

“是有人,他们在过来。”站在那边的佣兵再次肯定。

在黑夜中的光线很明显,远远的就能看到举着的火把。

“应该是其他小队的佣兵……”人群中有人站出来大喊。

“那边过来的是什么人?说话!”

朝着迷雾中大喊一声,在背后的所有人包括肖恩在内都准备好了武器,夜晚安静就算距离很远只要声音够大就能够让对方听到。

然而片刻后对面依然没有回应。

“准备一下,我估计有问题。”说话的人是其他一个佣兵小队的队长,先前就是他来和乔纳森一起讨论了今晚安营的问题。

手掌紧握紧了背后悬挂的长剑,都已经听到武器出鞘了对面的迷雾中总算是传来了回声。

“我是卢卡尔,前面的人是谁?”迷雾中的声音说道。

卢卡尔。

肖恩记得这个名字,那不是三天前在旅店里遇到的佣兵大佬么?拥有秩序者9级的等级,当初一句话就把整个旅店内所有佣兵镇住了。

当时的场面肖恩记忆很深刻,能够在散漫的佣兵中立威的人确实有点能耐。

“是卢卡尔阁下!”

“是他们呀。”

周围一众佣兵里发出阵阵感慨,其中还不乏有出现兴奋!和安心!状态的人,看得出这位里耶提斯城中鼎鼎有名的佣兵确实很有威望,才出现就能够带给人安感。

迷雾中的火把渐渐靠近,果然是那天见到的那个金色短发的男人,黝黑而深沉的脸蛋上有着明显的刀疤印,外表就给人一直压迫感。

在来的人中除了他以外还有另外五个人随行的队员,估计对方也是组队而来的,能够进入这位卢卡尔队伍里的人!

呃……

肖恩下意识的盯住走在他们最后面的一个女孩。

各自不高,而且同样蒙着面罩穿着大衣,不过露出来的头发确是很少见的偏粉的颜色,最关键的是她显示出来的属性:

4100/4100,冷淡

就是她。

肖恩在心里肯定的说,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三天前在旅店内发现

唯一对自己是负面好感度的人,这几天来自己都有到处留意对方在什么地方,想要确认一下身份,没想到居然跑到了卢卡尔的队伍中……

记得之前在旅店的时候她是一个人坐着的,那应该是后来才临时加入对方小队的吧。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的身份……

一直到这个时候肖恩才恍惚中回想起来,通过对方的发色似乎有那么一点印象。如今自己腰包里面装着的那枚属于赏金猎人的勋章,原本就是从某个飞贼女孩那里得来的。

当时因为弗蕾莉亚在的缘故对方最终也没有从自己手里拿走这枚勋章……现在回想起来除了那个女飞贼外还真很难找出在北方对自己是负面好感的人。

望着红色的好感度上显示着冷淡……

因为都蒙着面,对方估计也猜不出自己会在这里,而且当时两人就是一个照面而已,谁会想到在这种地方相遇。

肖恩注视着眼前的女孩,但女孩似乎并没有把目光转移到这一边,而是和众人一样都围上了卢卡尔。

“卢卡尔阁下,您不是两天前就出发了么?怎么现在才到这里。”队伍中有人问到。

“别提了,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菲利普亲王想要用500万金币就让佣兵解决,根本不可能!”

“这是什么意思?”

不少人都看了过去,包括肖恩也在仔细的听。

“我们的确提前了几天出发,并且已经到了这附近最近的一个小镇上……你们猜我们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虽然蒙着面但是众人能够看到卢卡尔等着眼睛的表情,尤其是肖恩更是看到了对方心有余悸!的状态。

“那些村庄里根本没有人,甚至整个村庄到处爬满了藤条植物,要不是我知道东南部地区一个月前还有佣兵过来,我都快以为那些村庄几十年没人居住了!”说话的时候其他几个队员也在连连点头,眼神里根本看不出一点说谎的样子。

“我估计亲王和大公爵一定隐瞒了什么事情没有公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