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都城,勤政殿。

在高士廉主持下,无数军卒民夫开赴各地,已经在五郡各城各地,开始热火朝天的大建设。

关于开国的各个事项,也就提上了日程。

开国,首要之事是国号,这自然是重中之重。

武信、长孙无垢等俩女、明机先生、长孙稚等大臣要员,齐聚一堂。

“武字犯忌,与主公之姓相冲,本身也代表着不安份,不宜为号。古籍记载,人族盛世,首推乃周,据说如今依旧是域外最古老最强大的帝国。可想而知,此字所蕴含之气数、气运,此字甚贵!”

“此外,周字属金,金物主攻,代表着开创、开拓、勇气等。象形古文中乃‘田’中加四点,意为周象田中有种植之形,更有善用口则周密,周到而没有疏漏之含义!”

“以微臣推衍卜算,主公命里主金,正与周字相和。便是我方之气数,亦与周合!”

“以周为号,微臣首荐,请主公明鉴!”

一番激烈的讨论,仙风道骨的明机先生,以通俗直白言语,说得殿内众人纷纷点头。

众人看向武信,却见武信面无表情,并未被明机先生说动。

“难道真的是天命难违,大势不可改?绕来绕去,武氏开国依旧要以‘周’为号?”

圆脸萝莉女孩微卷长发迷人电眼俏皮写真图片

稳若泰山的表象下,武信内心却是汹涌蓬莱,脑际不由浮现出那精致稚嫩,又极具魅惑的小脸……

武媚儿。

如果自己以“周”为国号,算不算是谋夺了本该属于武媚儿的帝国?甚至是……气运。

“老师此言差矣!既然世间已有以‘周’为号之国,我等岂能再用?何况,大周乃域外最古老、最强大的帝国,我等更不该妄使,否则必会引起冥冥之中的冲突,气数、气运必有冲突,甚至会牵连到此片天地!”

一看武信反应,闻人仲顿时出列,煞有其事地反驳起明机先生,又补充道:

“我等别忘了,如今已有域外之人来到我方天地,据说还是域外强国之人,难保域外大周就不会来,到时不就成天生仇敌了?”

借助“噬血真武”和仙级血气,如今闻人仲也是大修士,足可啸傲一方,令人敬仰的大文修了,还真有点大文修的气质和气势。

可惜,闻人仲的修为境界,几乎是靠熬,借助“噬血真武”和无数丹药灵药,硬生生熬成大文修。

闻人仲师从明机先生已久,却没学到明机先生的知识、稳重、谨慎和冷静,依旧心绪思浮,说不学无术也不算太过。

别看闻人仲说得煞有其事,其实要他说,他也说不出更好的国号和理由。

但是,闻人仲会看人,跟着武信一起长大,一看武信反应,就知道武信不满意明机先生所说,他自然得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了!

让人意外的是,明机先生并未训斥闻人仲,而是有些无奈应道:

“嗯!以老夫推衍卜算和衡量对比,周字最合我方和主公。但是,闻人所说,确实是最大的弊端,不得不防!否则,就完美了!”

闻人仲暗松了口气,深怕武信或老师要他出主意,连忙低调地退回原位,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淡泊名利,低调行事的架势。

“不知主公心中可有想法?!”

明机先生有些头疼看向一直沉默的武信,恭敬问道。

之前众人已经讨论过十几个国号,无一能让所有人满意,难得有个能说服众人的“周”字,却被闻人仲几句话撩翻,还让人难以反驳。

如今,众人没辙了。

武信依旧凝眉沉思着,有些神游天外,长孙无垢不由低声呼喊道:“王爷?!”

“离字如何?”心思纷杂的武信,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

“离?”

殿内众人疑惑揣摩,明机先生呢喃出声,又接道:

“离,利贞,亨;畜牝牛,吉。”

“离卦象征太阳,代表光明,为闪电,在身体为眼睛,为心脏,五常之礼仪,带壳之物,外硬内软之物,代表华丽,鲜艳,热情,文明,又为文章,书籍,主文化事业,颜色为红色,倒也能中和武字,文武兼具……”

“离,为火,为日。长离,传说中的神兽凤鸟,比喻有才华的人。卦象中,象征火,火种……”

“《离卦》之卦象,离火为光明接连升起,焰上有火,明上有光,光芒不断之表象。离卦说明太阳东升西落,人有迎朝归暮,这都是自然发展的规律。因此生灵应该珍惜时光,积极从事,懂得居安思危,保持人与人、人与世之间的依附关系……”

武信只是说了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多说,明机先生有些神经质地神神叨叨,自言自语,说了一大通,听得武信云里雾里。

没办法,论起这些,明机先生才是专家,其余都是业余。

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

至于学生闻人仲,更是业余中的业余,此次参会,不是来打酱油的,完是来拆台的,只要看武信不满意,他就跳出来反驳,反驳之余没什么深度,却都是现实,一击致命。

“啪……”

寂静大殿中,鼓掌声起,明机先生佩服万分朝武信郑重拱手躬身道:

“离字有‘周’之含义,又无‘周’之隐患,甚好!主公大才,我等不如矣!”

“主公大才!”

从清晨讨论到中午,还是这种“高难度”的问题,殿内大部分人有些疲惫了,顿时纷纷跟随附和、赞道。

当然,主公开口了,除非太离谱。

否则的话,能反驳吗?

“嗯!那就就此决定,国号……”

武信做了个深呼吸,不容置疑地高声宣布道:

“离!”

武信没明说之处,离字对于武信,含义很多。

第一,武信并非这个世界之人,代表着离别,没那么深奥文雅的寓意。

第二,这代表着武信逆天而行的第一步。

别看武信的文修修为境界,丝毫不下于武修。

其实,武信骨子里还是个武夫,没有文人或神棍的那种心思底蕴。

明机先生说了那么多,武信压根没听清多少,最在意的只有两点,足够了!

只是,逆天而行,总会有代价……

******

基础更新到,求月票!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