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它们与追随的势力全部覆灭,所唤醒的帝器皆被硬生生打碎。

让司空九有些意外的是,这十七道统覆灭时皆没有大帝气息苏醒。

司空九心头轻叹。

知道那十七位帝境,是真的陨落于历史长河中。

虽同为帝境。

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在摆脱岁月桎梏活到现在。

能活到今日,哪怕仅是一缕如万运大帝那般的残念,也是极为了不得。

时间。

最是无情。

感慨中,司空九连夜将这些圣地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扫荡了个干干净净。

简直可以与仙域恶名昭著的魔蝗虫一族相提并论。

因为覆灭的圣地太多,所以剩下的圣地格外乖巧。

粉色可爱少女粉嫩人体泳池清新甜美写真

不仅乖乖送上质子,更是派出门内近乎一半修士加入讨伐天鬼族的阵营中。

但无人可杀,意味着天道法则不能完全修复。

所以徐来坐在南天门台阶上,有些黯然神伤。

“嗡嗡嗡”

清风剑颤抖轻鸣。

徐来瞥了清风剑一眼:“老实待着。”

“嗡!”

清风剑化作一缕流光消失在天际。

司空九正纳闷着呢,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只见巨大的青铜鼎落在南天门外。

“什么东西!”

守卫南天门的是天庭清风营,瞬间围拢上来,杀意盎然。

“无事。”

徐来挥手。

清风营将士来的快退的也快,眨眼消失。

徐来摇摇头,怪不得清风剑要走,原来是八荒鼎来了。

“敢问帝尊,怎么不见清风剑妹妹。”八荒鼎夯夯的声音响起。

“等不到你,她嫁人了。”

司空九嘴贱的接了一句。

“???”

八荒鼎散发恐怖帝威,竟要砸向司空九,后者大惊:“又不是我娶的她!”

话音刚落。

司空九面上更加绝望。

除了霸道无双的八荒鼎,他还感应到了一缕无形的清风剑意。

遭了遭了。

清风剑还没走远,这话被听到了。

“帝尊救我!”

在两柄帝器的追杀下,司空九疯狂逃窜。

看到这一幕。

徐来轻笑出声。

这是六十天来,他第一次笑。

笑过之后,他摆摆手:“行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清风剑与八荒鼎这才停手。

司空九奄奄一息趴在南天门台阶上,泪流满面:“他日我若重回帝境,定要——”

“嗡”

两柄帝器同时蓄势待发。

司空九吞咽口水,小声道:“定要让我的帝器陪你们一起玩。”

“呵。”

清风剑器灵撇起嘴角。

八荒鼎憨憨道:“清风剑妹妹笑起来太迷人了。”

“滚。”

“……”

八荒鼎没再自讨没趣。

他相信,如果有器会走到清风剑妹妹心头,那必然是他八荒鼎。

“来找我什么事。”

徐来慢条斯理问道。

八荒鼎一直守在北方仙域的海眼附近,等待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八荒大帝。

若无大事。

是不可能来到此地的。

想到某种可能,司空九心头一颤:“莫非是那巨鲸又带着北方仙域跑了?”

“不是,那条巨鲸很安静,海眼也没有任何异常。”

八荒鼎沉声道:“是我感应到了我家大帝的气息,想来请帝尊帮忙查看下。”

“你说什么?”

司空九豁然站起,惊讶道:“历八荒居然真的还活着,他进入巨鲸体内按理说早死了呀。”

“你说什么!”

八荒鼎煞气腾腾。

“别别别,你别误会,我对历八荒那小子没啥成见,只是有些惊讶他还活着。”

司空九连连摆手。

天地良心。

那不知名来历的鲸鱼实力有目共睹,连帝尊都无法伤及对方分毫,历八荒进入海眼后真能活着?

八荒鼎未过多纠结,直接向徐来一拜:“请清风大帝出手!”

徐来没说话。

八荒鼎继续道:“不论有没有大帝消息,他都欠您一个人情。”

“若你家大帝已经死了,还不了这人情债呢。”

“……”

司空九下意识退步。

这话不是他说的,也不是帝尊说的,而是清风剑说的。

本以为八荒鼎会暴怒,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没生气,更没有殃及池鱼。

司空九忍不住愤懑,好一个双标的帝器。

对待他重拳出击,对待清风剑唯唯诺诺。八荒鼎莫非不知道,舔狗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吗?

只听八荒鼎斩钉截铁道:“我对八荒大帝忠心耿耿,他还不了的债我来还!”

司空九忍不住心头一暖,舔是舔了些,不过终究以自家大帝为主。

以至于。

司空九不由得想到那柄被困在九王殿内的帝器。

一个轮回过去,它是否也如八荒鼎一样忠心耿耿等待帝主鸠孔四的回归?

“所以我愿认主于清风大帝的子嗣。”

“……”

司空九转头看向帝尊,面无表情道:“帝尊,如此卖主求荣之器,万万不可留!”

留自然是想留的,这可是帝器啊。

就像近些日子被粉碎的帝器,它们若是愿意改认新主,也不至于沦为飞灰。

但……

自家清风剑很是嫌弃八荒鼎。

否则上一次在北方仙域的北海海眼,八荒鼎就已经跟随徐来离去了。

“正好,你护着徐平安。”

清风剑的傲娇器灵开了口:“那小子我不喜欢。”

“不喜欢你总在暗中保护他……”

司空九小声腹诽,清风剑虽然藏的隐蔽。可在地球那地界,又如何藏过他的眼睛?

况且清风剑也没打算藏。

不过做是一回事,说又是一回事。清风剑被司空九无情揭穿,气的剑身都在颤抖。

司空九急忙躲到徐来身后,慌张道:“帝尊救我,救我啊!”

“别闹了。”

徐来看了一眼清风剑。

“哼。”

“带路。”

徐来平静道:“瞧瞧去。”

八荒鼎大喜,连连道谢。

司空九却有些警惕道:“等等,你是在哪里感应到的大帝气息?该不会是北海海眼中吧。”

北海海眼。

北方仙域最为危险的禁地之一。

关键是北方仙域之下还有一条连帝境都无法奈何的恐怖巨鲸。

正是因为去调查海眼与八荒大帝,才导致巨鲸的苏醒,北方仙域的逃离……

那里。

司空九是绝对不想再去第二次的。

八荒鼎吭哧吭哧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司空九扭头就要跑。

却被徐来一把捏住脖颈:“去看看,慌什么。”

“呜呜。”

司空九眼泪差点流下来:“帝尊,那里太危险了!”

弟八百六十六章 莫非,你也是鲸

也难怪司空九不想去。

鬼知道那天杀的巨鲸会不会再次苏醒,万一再驮着他进入寂灭空间可怎么办?

徐来和善笑道:“不去?”

司空九被看的打了个寒颤,委屈且小声道:“去。”

“嗯。”

路上。

八荒鼎憨声道:“清风大帝,近些日子仙域陨落的强者有些太多了,我觉得——”

“你在教徐清风作事?”清风剑器灵打断道。

八荒鼎噎住,连忙转移话题道:“大帝的气息依旧是在海眼中传来的,这次……就有劳清风大帝了。”

“无妨。”

徐来平静道:“让它带路吧。”

司空九先是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门:“哦对对对,还有这家伙。”

说着。

一道流光闪烁。

两把帝器同时看去,发现那是混沌三叶草。

虽说司空九早已在地球为混沌三叶草安置了一个‘家’,但司空九实在不放心将苦寻一轮回的至宝独自留在地球,所以一并带来了。

混沌三叶草重见天日,它本来是想撒脚丫子跑的,但根须刚迈起就又默默放了回去。

一位当世大帝。

一位昔日大帝。

两柄帝器。

呵。

欺负灵株有什么意思?

你们有本事去找我的好邻居啊!

想到好邻居巨鲸,混沌三叶草越想越是委屈,它好歹住在那一轮回,时常陪着孤单的邻居聊天。

虽然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

可这么多年的无私陪伴换来的是什么?

它被捉走时好邻居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一腔爱意。

终究是错付了。

这仙域真是一点也不能好了。

“三叶,历八荒进入海眼中,你带路。”

司空九硬气开口,在帝尊面前要怂,可在混沌三叶草面前就完不需要了。

“我是真不知道呀。”

混沌三叶草真的快要哭了。

过往一轮回进入海眼的修士多的离谱,没有三五百个也有七八十个。

其中有帝境。

也有寿元无多,利用法宝或者灵株强行踏入其中的准帝,至于仙尊……

三叶没见过,死在它看不见的地方了。

但无一例外。

进去的人部死了。

一开始混沌三叶草还会关注一下,后来渐渐麻木,完不去理会。

谁会关注必死之人?

那多残忍呀。

所以司空九让混沌三叶草带路,着实是为难住了它。

“带我们去他们死去的地方。”八荒鼎言简意赅。

“我……”

三叶草下意识想要拒绝,话到嘴边又道:“好,我带路!”

只是心中却哼哼道:一会给你们带到绝地中去,等你们死了老子就可以走了!

司空九主动道:“帝尊,给它身上下一道禁制,我们中任何人受伤,三叶陪葬。”

“???”

我是草。

但你也不是人。

徐来招了招手,禁制下了。

混沌三叶草顿时蔫了:“跟我来吧。”

北方仙域。

辽阔无垠北海跟以往一样安静。

本该肆虐的妖物部沉寂的有些可怕,液化的灵气汇成汪洋流入海眼内。

“就是这里。”

八荒鼎声音突然有些亢奋,距离越近,八荒大帝那的气息就越发清晰。

倒是徐来与司空九,微不可查皱起眉头。

的确有一道帝境气息,似乎还活着。

而且这道帝境气息十分强盛,似是处于一位帝境最巅峰的状态。

“有点意思。”

徐来歪了歪头:“走吧,瞧瞧这位八荒大帝。”

两人两器一草同时进入海眼内。

依旧是身不能见底的‘井’,直径有万丈长。

井的边缘有密密麻麻的坑洞,每隔十个呼吸,灵液就会如同瀑布般哗啦啦流下。

然后被吸入井壁内。

如此往复,周而复始。

徐来一行知道,这是不知名的巨鲸在休息。

徐来神色略微恍惚。

不久前。

巨鲸进入寂灭空间内,坐在巨鲸头顶的徐来不知道为何陷入沉睡,只感觉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在梦中不知过了很久。

徐来醒来了,陷入无尽孤独与负面情绪,然后对巨鲸也少了杀意,而是莫名其妙多了几分怜悯。

是的。

因为那个醒来被忘记一切的梦,徐来开始怜悯起巨鲸。

此时重回海眼。

徐来并未觉得凶险,他伸出手触碰着仿佛在呼吸的井壁,依旧能够切身感受到那份无法言喻的孤寂。

像是一个人,在无边无际的海洋中,孤单的寻找着着什么。

“帝尊,您……哭了。”司空九忍不住惊骇开口。

徐来回神,眼角有一滴晶莹珠转瞬即逝。

混沌三叶草震惊。

它知道,这是清风大帝在好邻居这里有了什么感应,它顿时急道:

“帝尊,您有什么发现!”

相处一轮回。

对于从未与交流过的巨鲸,三叶草还是抱以感激的,毕竟对方给与了它一个无忧无虑的净土。

混沌三叶草希望自己,能更加了解对方。

“没什么发现。”

徐来如实说出自己的感受,场中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巨鲸很孤寂?

是了。

它恐怕是仙域的唯一,没有可以交流的同类,不孤寂才不对劲。

但问题是为何他们感觉不到,帝尊却能感应到?

“莫非,你也是鲸。”混沌三叶草惊疑不定。

“砰!”

伴随着一道女子娇哼,清风剑挥舞出的剑意直接将三叶砸入深井之内。

“啊啊啊!”

惨叫声在深井内回荡,格外嘹亮。

“继续往下走吧。”

徐来能够感应到,那道帝境威压在深井的最下方。

不断下行了足足一个月,依旧没有走到最深处,只是那道帝威越发浓郁。

又是一个月,依旧没有到底。

到了这里。

已经没有任何灵气存在。

并且井壁还在不断吞噬徐来等人身上的灵气。

“再走下去,我们会被硬生生吸干的。”

司空九倒吸凉气道:“帝尊,我们该回了。”

八荒鼎有些不甘,却也无法开口阻止,因为这里的确差不多是极限。

再继续走下去,一行人可能部都要葬在这里。

“继续。”

徐来平静开口。

这两个字,又让他们在黑暗中行进了一个月,可结果依旧没见底。

此时,别说一向谨慎的司空九,就连八荒鼎也劝言离去。

徐来没有回答他们。

而是轻声道:“前辈,我等到了此处,您还是……不肯见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