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叶昊的这句话无异于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叶志国微一沉吟就明白过来。

张澜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就有少将的军衔呢?

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也就是说张澜很有可能是特殊的部门,而特殊的部门往往都有特殊的权利。

“这件事是主导的?”张澜走到陶波的面前逼视问道。

陶波的脸色不由煞白起来。

一直以来陶波都觉得自己是江南地区的小霸王,无论是权贵还是富商都得给自己面子,但现在面对张澜的时候却心神胆寒。

陶波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

“我说过要一条腿,那么就要的一条腿。”张澜说到这里一脚就朝着陶波的关节位置踹去,随着一道清晰的磕啪声陶波惨叫着蹲了下来。

“聒噪。”张澜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陶波的颈动脉切了一下,陶波眼睛一翻就栽倒到了地上。

这时张澜的目光落在了站在陶波身边的宁宇的身上。

优雅古典气质美女居家碎花裙清纯脱俗写真

“这件事还有的主导吧?”

宁宇全身不由地颤抖起来。

相对于陶波的身份宁宇的身份更为地尊贵,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的父亲是江南的确三号人物,也就是刚刚赶来的宁旺。

“张将军。”宁旺慌忙上前道,“要挑起军地冲突吗?”

“要是这么理解的话也可以。”张澜话音一落一脚就闪电般地踹到了宁宇的膝盖上,宁宇脸上的神色一凝接着剧烈的疼痛就弥漫了全身。

啊!

宁宇抱着膝盖在地上不断地打滚。

这一幕让其余的几个权贵弟子全都脸色狂变。

谁都没有想到张澜这么杀伐果断。

宁旺恨恨地看了宁宇一眼,接着快步上前扶着宁宇道,“宁宇,怎么样了?”

“爹——-我——-我的腿——-断了——-”

“难怪这么关注这位呢?”张澜当即明白过来,“感情弄半天是的儿子。”

“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宁旺看着张澜一字一顿道。

“有本事来就是。”张澜冷笑道。

说实话张澜还真的不担心宁旺。

别说宁旺只是市委的三号人物,就算宁旺是市委的一号人物,难道就能定张澜的罪了吗?

事实上除却武道局的执法堂,哪怕是军委的纪检部门,都没有资格定张澜的罪。

宁旺一挥手十几个工作人员就慌忙把宁宇等人抬走了。

等到张澜回到包厢的时候叶志国、郭秀看着张澜的神色就不怎么自然了。

张澜当即意识到了这种微妙的变化。

“特权适当的时候是该利用一下的。”叶昊这时说道,“否则下次还不知道哪个女孩栽在这群纨绔子弟手中呢。”

“张澜,有什么特权?”郭秀轻声问道。

张澜想了一下就说道,“面对挑衅的可以就地斩杀。”

郭秀惊呼一声道,“还有这种特权?”

“这种特权在全国都没有多少,因此阿姨不知道很正常。”张澜轻声道。

“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郭秀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

张澜踢断宁宇、陶波的腿、暴揍钟涛的事迅速地传遍了整个市委。

市委的领导班子第一时间就召开了闭门会议。

“这件事一定要追求到底。”说话的是陶波的父亲陶行。

“钟涛的父亲正在坐飞机赶来,这件事我们要是没个交待的话,达能集团在不在江南市投资都是个问题!”一位领导说道。

“的确,这件事太恶劣了,就算是宁宇等人不对在先,那位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这时一个中年赞同地说道。

“李副市长,这话什么意思?”宁旺深色不善道,“什么叫宁宇等人不对在先?”

“的意思是人家张将军闲着没事过来殴打宁宇等人吗?”李泽呵呵笑道,“我不知道们会不会相信,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李副市长,注意的言辞。”陶行沉声道。

“宁宇、陶波做了什么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我这里接到的举报信就不下百封。”李泽看着陶行道,“我要说的是这次是宁宇他们咎由自取,们想要讨公道就自己讨公道去,别搭上大伙的名义。”

李泽说着无视陶行怒视的眼神转身离开。

李泽今天的行为让再坐的各位陷入沉思。

他们不懂一直内敛的李泽为何突然之间跟宁旺等人撕破脸皮了呢?

难道说李泽知道什么内幕?

因此拿捏不住主意的这些家伙怎么可能轻易站队呢?

“我去个厕所。”

“我们一起去。”

“肚子有些疼。”

“痔疮又犯了。”很快会议室就只有六位了。

这其中还包括市委的一号领导和二号领导。

“军地冲突一直都很敏感,这件事我看还是算了吧。”二号领导说到这里就起身离去。

宁旺一怔。

他没有想到二号领导会说出这番话。

因此宁旺就眼神期待地看向了一号首长。

“这件事们几位看着办吧。”一号领导沉默良久就说道。

等到一号领导也离去之后宁旺就看向了陶行道,“陶行,这件事准备怎么办?”

“哪怕我这顶乌纱帽不要也得给我的儿子讨个公道。”陶行沉声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咱们俩这就前往南京军区。”

“好。”

陶行和宁旺当即就驱车前往了南京军区。

军区的领导在问明了来意之后就告诉两位宁宇等人完全是咎由自取,同时军区还准备进一步追究宁宇等人的责任。

陶行和宁旺当即就傻眼了。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这两位立刻就托了自己认识的人打听,结果打听到的结果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能告诉们的是张澜是特殊部门的人,别说只是打伤宁宇的一条腿了,就冲宁宇的行为,哪怕杀了他都没有事。”

“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件事到此为止吧,继续追究对们不会有好处的。”

宁宇和陶行商量了一番就决定这件事到此为止。

只是等到二人回到江南市的时候听到宁宇、陶行、钟涛已经被军区的人带走了。

这下二人傻眼了。

他们没有想到军区的人来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