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时间有时是很漫长的,尤其是在无聊的等待中度过。嗜睡的耶克吃过东西后,钻进爱莉丝的衣服里小憩去了,而被修理得够惨的肖克将军正踱着步子在飞空艇内,这那。

爱莉丝又了一下时间,时钟指在22:7的位置,还不到和休灵顿换班的2点。

冰稚邪这些天睡得很充裕,和雷霍格一战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睡眠时间都超过了平时的7个小时。

“师傅,好无聊啊。要不我念首诗歌给听吧。”爱莉丝提议道。

“不要打扰我书,晚上唱歌会很吵。”冰稚邪正在晶石灯下埋头书,这些书籍都是凯撒送给他或是他在书店里买的,其中也不尽是魔法武技类的书,也有关于人文历史、地域风情、野史杂记之类。

爱莉丝扫兴的撇撇嘴,嘟着嘴道:“都那么厉害了,干嘛还这么努力的书啊。一下子不也没什么关系嘛。”

“那呢。”冰稚邪道:“进入海域以后就只顾着玩,买的那些武技书都了吗?虽然前一段时间的表现不错,但是的战气强度还只停留在初级水平。在没有获得无尚霸气以前,如果停止努力,战气会越来越弱。”

被师傅教训,爱莉丝更不高兴了,手指捏着衣角委屈道:“我没有嘛,白天的时间我也有很努力的练习武技,这两天……这两天还学了几记新招式呢。”

冰稚邪叹了一声,合上书本道:“学战士比别人起步晚了,应该更加努力才对。以后白天我来替驾驶飞空艇,多下书,多练习一下,不要因为学会了狮子心而自满。”

“哦。”爱莉丝老老实实的答应。

冰稚邪瞧她难过,也不好太过苛责她,打开书又继续书去了。

爱莉丝难过了一会儿就没事了,忽然问道:“师傅,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师傅的师傅的事啊?”

软萌大眼少女粉嫩公主裙清纯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嗯?”

爱莉丝道:“就是在‘水云之涧’苦练的‘冰之女神,海洛伊丝’的魔法,不是和我说起过这个魔法很难学会,当时的师傅还不肯教吗?”

冰稚邪道:“是啊没错。如果不是在圣雪山脉上花了半年时间苦练,学会了这一招,这回面对雷之魔者,没准就战胜不他了。”

爱莉丝又问道:“这个系列的冰魔法,师傅学会了几招?”

“两招吧。”冰稚邪道:“不,严格来讲只学会了一招。”

“一招,只学会了一招吗?”

冰稚邪道:“‘冰之女神,海洛伊丝’。这个系列的冰魔法中‘冰之女神,海洛伊丝·咒印’是基础,其它后续的魔法都必须在‘冰之女神,海洛伊丝·咒印’的状态下才能施展。而这个系列的魔法的第一招叫‘冰之女神,海洛伊丝·女权’,我学会的就是这招。第二招叫‘冰之女神,海洛伊丝·独栽’、第三招‘冰之女神,海洛伊丝·统治者’、第四招‘冰之女神,海洛伊丝·暴君’。”

爱莉丝听得张大了嘴巴:“哇,这些魔法的名字都……好霸道啊,部都是强权独栽的名字。”

冰稚邪呵呵一笑。

爱莉丝道:“这个系列的魔法只有四招吗?”

“不是,应该不是吧。”冰稚邪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师傅只教了我这四招的学习方法。这是冰系的秘技魔法,世界上知道的人不多,我查了很多书,也没有找到比较完整的相关记载,只在一些书典里偶尔到过。”

爱莉丝道:“师傅,说的‘冰之女神,海洛伊丝·女权’是不是我在‘水云之涧’到的那个?”

冰稚邪点头:“就是那招。”

“哇师傅,那一招很华丽啊,当时我到的时候都羡慕死了。”爱莉丝满眼闪动着星光。

冰稚邪道:“这招是很好,但从杀伤力来说比不上同样是魔导魔法的‘寒冰之·魔神’,它是一招更偏重于防御的绝招。我和雷霍格战斗的时候,为了不引起他的注意,一直都没有用这招。而且这是一招持续消耗性的魔法,不开领域的话我也支持不了多久。”

爱莉丝听到自己想知道而又不知道的东西就高兴,忙追着道:“那快跟我说说吧,说说师傅的事情好不好嘛?我这个做徒弟的,还不知道师傅的师傅叫什么名字呢。”

“我师傅的名字吗?”冰稚邪拿起桌上的奶茶喝了一口,眼神却望着窗外:“希格弗莉德·库拉……”

八年前,圣园历796年2月的一天。阴霾的天空中还在下着雪花,一个少年哆哆嗦嗦从一条小巷子里钻出来:“啊,大城市就是大城市啊。这么漂亮的城市,说不定会有哪个好心人赏我两个大面包吃,如果可以的话再来一杯热牛奶就更好了。”

这个少年七八岁的年纪,清瘦的脸,黑眸子,白头发,一顶不知道从哪个垃圾堆里翻出来,破了个大洞的小角帽扣在头上,勉强能在这个冰冷的季节抵御几分严寒。他的身体很瘦弱,身上的衣服更是单薄,在这样的季节里,对说他来说,每天清晨才是最难熬的时间。因为除了严寒以外,他还要为今天的温饱想办法。

‘咕咕咕……’肚子里的小虫子闹了起来。白发少年摸着肚子哈哈笑道:“只是想想就肚子饿了,今天一定要弄一杯牛奶喝。”

“让开让开,靠边躲着点,这是贝奥大人的宝驾,都给我把路让开。”一驾华丽的马车飞驰而来,驾车的大汉挥舞着鞭子,不停的鞭打拉缰的快马,偶尔一鞭子抽向没来得及躲开的人群。

白发少年正要穿过马路去对面的面包店,却被这忽然而来的马车掀翻在一旁,身上还被那马鞭抽了一鞭子。

“哪里来的小乞丐,敢挡我的路,找死……”马车渐渐远去,那车夫的咒骂也渐行渐远。

“疼……疼死了。”白发少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掀开衣服一瞧,左侧的腰背上被抽出了一条红通通的血痕。白发少年小心的把衣服合上,生怕触疼了伤口:“真倒霉,早上一起来就被别人打了,这还怎么帮人干活啊。”

街对面的面包店已经张罗起来,刚刚烘好的面包飘出阵阵奶香。

白发少年猛咽了几口唾液向面包店走去:“大叔好。”

店里的大叔正忙着将新鲜面包摆进橱柜,也没注意来人,只是随口问道:“要买什么面包,这些刚出炉的甜甜圈很不错,巧克力味的,一银币一个。”

白发少年一直等他忙完了,才向他深深的行了一礼笑道:“大叔,我能在这里打短工吗?我很能干活,力气也很大,一定会让满意的。”

“这么瘦小能干什么活。”面包大叔打量着他:“万一不小心打坏了我店里的东西,我损失就大了。”

白发少年瞧了一下店里的摆设,发现烤炉旁一大堆托盘、烤盘胡乱摆放,而且都还没洗,便马上跑过去把那些托盘一一摆好,然后将那些烤盘叠在一起,搬起了厚厚一摞问道:“是在店后面洗吗?”

面包大叔见他东西摆得整整齐齐,而且力气也不少,二三十张金属烤盘叠在一起都能搬得动,便道:“好吧,这两天我的哥布林生病了,没人帮我干活,就替我做两天短工吧。一天给五个银币,午餐和晚餐是牛奶和面包。”

“谢谢,谢谢。”白发少年放下盘子连连道谢,然后重新抱起烤盘到店后去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