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儿子在哭这四个字,让宋唯一的瞌睡虫刷的一下跑掉,立马睁开眼。

静静听外面的动静,确实是,两个小家伙在哇哇大哭。

“怎么现在才说?”宋唯一咕哝了一句,立马站起来往外跑。

王阿姨遵从裴逸白的命令,将两个小少爷抱到他们的房间,这会儿还没有走。

“少奶奶,起来了?”

“恩,宝宝这是饿了吧?”宋唯一走过去,见床上的两个儿子并排着,用小毯子盖着他们的小肚子。

而实际上,两个装哭的小家伙,在宋唯一出来之后,就不嚎了。

清亮水润的眸子盯着他们的麻麻,咧着嘴巴。

“好呀,狡猾的小东西,竟然知道假哭来糊弄我了?”宋唯一被儿子逗得哭笑不得。

这下,瞌睡虫也真的全都跑光了。

一手抱一个儿子,简直不要太高兴。

教堂外祷告的女子

“刚才泡了奶粉,估计是早上没看到少奶奶,要找呢。”

平时宋唯一都是七点半到八点之间起床的,陪着裴逸白一起吃早餐,早上醒来之后就跟儿子互动。

这会儿,形成习惯的他们,一大早起来不见麻麻,就不高兴了。

“我儿子总算是知道找麻麻了,真棒。”宋唯一奖励两个儿子一人一个香吻,这才回去刷牙洗脸。

下楼吃了早餐,发觉王阿姨已经收拾好东西了。

裴逸白斜眼看了看她,“出发了,还杵着干嘛?”

“好好好,出发吧。”

裴逸白开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到离家近五十公里的地方野餐。

其实是爬山,不过这座山很矮,路也很平坦,所以更像是来远游。

“我没想过,竟然会提议来爬山……”宋唯一很稀奇地看着裴逸白。

要说真的做什么,她总觉得,以裴逸白的身份,出海游玩,应该更符合他的喜好吧?

不过,怎么想也想不到,是平明大众的爬山。

来爬这座山的门票,只需要五美元。

“不喜欢?”裴逸白问。

“没有啊,没有这回事。”宋唯一的矢口否认。

宋唯一瞄了瞄婴儿车里的儿子,指着周围跟儿子介绍,这个是什么花,那个是什么草。

似乎忘了,她儿子才两三个月大。

并没有真的将重心放在爬山上面,到了半山腰,就没怎么爬了。

这边有搭建的烧烤架,王阿姨准备了食材,裴逸白订了位置,于是开始烧烤。

烧烤这项工作,是王阿姨在负责的,裴逸白拿相机给妻子和孩子拍照,一时间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可同一片天空下,徐家就没有这么平静了。

徐灿阳的手术,原本定在今天。

只是,这个过程,出了个有趣的意外。

在手术刚刚开始的时候,在路上赶过来的徐子靳出了意外,小心传到医院这边的时候,据说徐子靳生死未卜。

徐老太太当即晕了过去。

严一诺面无表情,而徐利菁满脸惊恐。

严临也在旁边,听到这个消息,却满脸不置可否的表情。

顿时,徐利菁就知道,是严临动的手了。

“一诺,看着外婆。”至于徐灿阳的手术,她都顾不上了。

徐利菁颤抖着,拽着严临的手,往外面走。

“这是做什么?现在那么多事,我要帮忙处理呢。”严临态度有些不耐地瞪了徐利菁一眼,狠狠呵斥道。

“严临,动手了?”徐利菁松开她的手,却不停地喘着气,眼眶红得吓人。

严临原本平静的脸色有些微变,视线警觉地朝着周围看看。

见没人注意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随机,又拉着徐利菁的手,一直到一个隐秘的角落。

“疯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这么大年纪了,还不知道?”严临虎着脸,厉声呵斥。

他的唾沫星子飞得到处都是,徐利菁却浑身瘫软。

“我以为已经死心了,没想到竟然子靳也没有放过,是不是疯了?”

严临毫不客气地冷笑,“不也最讨厌徐子靳吗?他也没对多好,我动手了,该开心才对。”

“……”徐利菁浑身发抖。

“识相的,就好好配合我,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自有分寸。”严临傲然转头,又去布置徐灿阳的手术了。

这个专家团队,是徐子靳从纽约请来的。

不过,护士还是这个医院本身的。

在手术室的人出来的,问手术还要不要继续的时候,严临面上装得很着急。

“做,当然要做,这可是好不容易请来的医生,就麻烦医生继续了。”

他自然不会阻拦徐灿阳的手术继续,只是会让徐灿阳,死在手术台上而已。

严临吩咐完那句话,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像是意料到什么,严临好心情地接了。

“BOSS,据说徐子靳当场死亡。”

严临眸光一闪,当场死亡?这可真是振奋人心的消息。

徐灿阳也会死,只剩下一个徐老太太,这下就彻底偏向于他了。

他都恨不得仰头大笑三声。

“没想到子靳年纪轻轻,竟然……”严临假惺惺地摇了摇头,然后就让徐利菁在医院守着,他则是去事发位置查看。

只是到了现场,严临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传说中的出了人命的车祸,其实只是轻轻撞到了护栏,也不见司机徐子靳,更不见任何血迹。

严临似乎想到什么,飞快地开车回医院。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严临沉思着拧了拧眉,走廊里却突然涌入一大批身穿制服的警察,将他团团围住。

“们……们这是做什么?”严临心里一阵发慌。

“做什么?我以为姐夫,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知何时,那些警察让出一条小道,徐子靳不疾不徐地从中间穿出。

英俊帅气的身影,一如当初,冷静的脸上,带着一丝讥诮。

“……没出事?”严临脸色铁青,难以置信地看着徐子靳。

“托姐夫的福,没死。不过,既然都说开了,就麻烦姐夫,跟警察好好走一趟了。”

“徐子靳,算计我?”严临这下还不明白中了他的反间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