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诸葛亮拿出了一把轻巧的白色羽扇,摇动一阵,随后笑道:“叔父是担心,陛下对士族过分严苛,去了洛阳,虽然前景远大,可万一言行之中,稍有差池,便会有灭顶之灾?”

“哈哈哈……”诸葛玄捻须大笑了起来:“亮儿果然聪慧无双啊。那依你之见,此虑是否有多余之嫌?”

诸葛亮拱手作揖道:“叔父既然下问,小侄不敢不据实以答。以小侄观之,多年以来,陛下抄没朝中多个士族豪门,如今更对豪门征以重税,看似不近人情,轻贤慢士。”

“然而,诸多举措,一是为了大汉一统之宏图霸业,二则天子对寻常百姓,劝课农桑,鼓励耕种,不但没有增税,反而多有减税惠民之举,豪门虽因赋税新政,稍有受损,也不过如沧海之一粟,九牛之一毛而已,何足道哉?三者,陛下种种举措,件件合乎法度,陈、郑、冯、赵等家族,皆因欺君犯上,甚至有谋逆之事,方有此下场,陛下还免去其中老幼之死罪,并未残暴严苛之处。上合儒家仁政之术,下应法家法理治国之策。”

“有如此明君在上,叔父前往洛阳,一切所行,只要瑾守国法,处事但凭公心,又有何可虑哉?”

诸葛瑾对着诸葛亮,竖起了大拇指,而诸葛玄稍作深思之后,也是豁然开朗。

“好啊,好啊,亮儿思虑深远,叔父再无所忌也。我诸葛氏有子如此,何愁不能兴盛?哈哈哈……”

他笑得格外爽朗,却忽然从马车里又探出一个头来,却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她有些埋怨地瞪了诸葛玄一眼。

“笑笑笑,都把咱儿子和几个侄子吵醒了。还不快些赶路,均儿年幼,在这荒野之中久留,不免受凉,你们几个做叔父和兄长的,就知道自己说得开心。”

三人顿时一脸尴尬和羞愧之色,急忙继续赶路。

“杀啊……”

从两侧的山林之中,忽然冲出了大批贼寇,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神色极为不善,人数更是有上千之多。

白色公主忧伤写真

他们杀气腾腾地冲了出来,将那些商队一个个吓得迅速逃离,也不知是为什么,这些山贼并没有去追击商队,而是很快就将诸葛氏的车队围了起来。

诸葛玄见此突变,脸色一惊,本能地从腰间抽出了长剑:“子瑜,回去护好家眷兄弟。”

“是,叔父小心。”诸葛瑾也将佩剑拔出,护卫在了马车的旁边,而随行的上百名随从,也都亮出了兵器,将车队围在了中间。

突遭变故,马车里的几个女眷,还有孩童,都吓得哭了起来,诸葛玄的夫人和一名妾室,虽然心中也是十分慌乱,却也顾不得自己了,忙不迭地去哄着这些孩子。

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少年,提着一把长枪,就要从马车里冲出去,却被诸葛亮拦住。

“弟弟莫要逞强,贼寇势大,先看看再说。”

“可是叔父他们……”这少年有些焦急,诸葛亮轻摇羽扇,云淡风轻地看着外面,将所有贼寇的动静,都尽收眼中。

“堂弟你虽然自幼习武,奈何双拳难敌四手,冒然出去,不过送死而已。放心,我料定这些贼寇,并不为我等性命而来。”

“哦?兄长如何得知?”

诸葛亮神秘一笑,却不作回答,那少年觉得无趣,努了努嘴,虽然没有再冲杀出去,可依旧紧紧握着手中的长枪。

诸葛玄将长剑横在胸前,冲着前面两个骑马的贼首,抱拳行礼。

“在下琅琊诸葛玄,不知几位首领,何故阻我去路?”

两名贼首,一个黑面虬髯,一个却是面白无须,两人对视一眼,随后那虬髯之人用手中大刀向前一指。

“无他,这隆冬将至,弟兄们缺衣少食,特来借些钱粮过冬。”

听着他这理所当然的语气,诸葛玄嘴角一抽,却很快又堆起了笑脸。

“呵呵,原来如此。我等乃是举族迁往洛阳,随行物品不多,这衣物难以相助。这样吧,在下这里,还有几锭马蹄金,外加一些粮食,肉脯,诸位弟兄若是不嫌弃,就拿回山寨中,聊作过冬之资吧。”

他对几个随从挥了挥手,这些随从便从驴车里取出了一个布包,又搬出了几十袋粮食,数十条肉脯,摆到了双方中间的草地上。

诸葛玄抱拳道:“些许心意,请诸位笑纳。”

两个首领看了看地上的东西,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好,果然是个识趣的,弟兄们,把东西收了。”

一群山贼,呜呜嚷嚷跑了过来,将这些东西全部搬了回去。

诸葛玄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正要拜谢一番,随后辞别离去,却见到两个首领,朝他身后的那些车队看去,心中顿觉不妙。

那虬髯贼首舔了舔嘴唇,目露淫邪之色:“既是举族搬迁,想必这车架之中,定有不少女眷吧?”

诸葛玄脸色一沉:“几位,还请适可而止。”

“我呸!”那面白无须之人直接朝着他唾了一口。

“我等弟兄,看中你家的女子,那是你等的荣幸,竟敢在此诸般推诿,好不识趣。快快将车内所有女子,一并交出,否则,我等弟兄便亲自动手来拿了。”

他这话一出,那上前山贼,个个如同饿狼一般,兵器举得老高。

“你们……”诸葛玄见情势如此危急,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

“可恶的贼子,待我……”

诸葛诞再也忍不住了,提着枪就要出去,却再次被诸葛亮强行摁了下来。

“堂兄,你何故屡屡阻拦于我?你怕死,我可不怕。”

诸葛亮笑道:“晓得你不怕死,不过此危不必我等去解,很快便会有人来杀跑这些贼寇。”

诸葛诞一愣:“谁啊?这附近哪儿有其他人?”

诸葛亮指了指远处的那些商队:“喏,便是他们了。”

“什么?指望他们?堂兄,你没说错吧?这些商队,一个个胆小怕事,你看他们,见到山贼来袭时,在咱们前面的统统跑得比兔子还快,在咱们后面的,也马上停下脚步,没有一个人赶上来相助的,你还指望他们来救咱们?”

诸葛亮微微一笑:“你不信?那耐心看着便是。”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