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身为一个大家族培养出的精英,当然不会那么简单。任何时候都不会那么简单。

就像是现在,他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断决,但还是要召集家中长辈,大家公开布诚的探讨一下。

就算以后真的出现什么岔子,责任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

“不过,该做的后手还要做,我朱家的生意一部分隐匿起来,另外一部分转卖给以前的暗子。就算是宫中真的有变,咱们也能及时应对,叫我朱家不至于遭受太大损害。只要熬到陛下出关,咱们就赢了!”朱三站起身,吩咐了一声后,对着自家的老祖行了一礼,然后走出了凉亭。

文德殿

篝火熊熊

只有虞七一个坐在文德殿的正中央,手中持着一只朱红色的批笔,随意勾勾画画,不断勾勒着一本本折子。

“大法师,朱三来了”有内侍禀告一声。

“传他进来”虞七头也不抬的道。

不多时,一阵脚步声响,就见有些肥胖的朱三,挺着大腹便便来到了大堂中央:

“见过大法师。”

“坐吧”虞七抬起头看了朱三一眼,露出一抹诧异。

清纯可爱长发美女沐浴着阳光的温暖图

“不知法师这次传我进宫,有何吩咐?”朱三坐下,看向了上方的虞七。

身为八大世家的主事之人,他并不惧怕对方。莫说是区区一个道门真人,就算人王亲至,他也能平心静气的对待。

这就是八大世家的底蕴。

“我欲要进行变法,对天下富甲、贵族征收税务,朱家乃是天下间第一富。不知何以教我?”虞七停下朱批,转头看向了朱三。

朱三闻言眉毛一簇,他想到了虞七可能问到的种种问题,但就是不曾想到,虞七竟然问这种敏感的问题。

怎么看待?当然是不行!这是在世家的身上割肉,世家能干才怪呢。

我自己挣来的财产,凭什么要上交给国家?

而且,这不单单是财产问题,更是代表着地位问题。一旦认同了这件事,那就代表着日后事情再无回旋余地,天下世家都要矮了他大商王室一筹。

谁敢答应,谁就是天下世家的罪人。

看到朱三沉默不语,虞七慢慢站起身,来到了朱三身前:“也知道,朝廷朝政匮乏,九边大军亿万将士,都等着吃饭呢。将士们在前线流血,脑袋别在腰间,总不能叫其饿着肚子与外族拼命。”

“现在,告诉我的选择!”虞七来到了朱三身前,一双眼睛静静的看朱三,目光平静但却咄咄逼人,叫朱三不敢直视。

朱三喉咙动了动,随即起手一礼,苦笑着道:“还请大法师三思。变法之事,兹事体大,一旦变法,则所有一切都无法挽回。天下八百诸侯与各大世家与朝庭离心离德,只怕大夏就是前车之鉴。”

“我没问八百诸侯与天下世家,我就问朱家如何选择?”虞七提着茶壶,为朱三倒满了茶水。

“大法师,强扭的瓜不甜。不但不甜,甚至于会有毒!”朱三没有正面回答:“抗衡不了天下世家。”

虞七笑了,声音里充满了怪异,慢慢自袖子里掏出一卷文书,缓缓的放在了朱三身前案几上:“们这些千年世家,没有几个身上是干净的。犯奸做科之辈,数不胜数。就连盐鉄这等朝廷严禁之物,也敢勾结塞外,将东西卖出去。们是叫我说们胆大好呢?还是说们傻大胆好呢?”

朱三拿住宗卷,面无表情的翻看着。

宗卷上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无非是家中弟子杀了几个人,抢了几个民女、生意上不正当竞争,然后又走私了一部分关外的物资罢了。

这些都是世家标配,所有世家纨绔子弟,那个不干几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世家的弟子。

但是,这毕竟是犯法的!

平日里朝廷自然不可能会追究,但现在不是平时。这是一个要命的时段。

平日里看起来大家都不在乎的法律,却足够门阀世家抄家灭族的。

“这……”朱三欲要辩解。

“铁证如山!我既然敢拿出来,那自然是证据已经备足,绝不会给辩解的机会。”虞七看向朱三:“现在只需要回答我,这变法究竟同意还是不同意?”

朱三面色难看的将脑袋自宗卷上挪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他万万想不到虞七竟然如此霸道。

手段如此强硬,竟然要将事情做绝。

“我若答应,便是千年世家的罪人。大人何必为难我朱家一个商贾?变法是满朝诸公的事情,又岂是我一个商贾能说得算的?”朱三有些不淡定,他看出了虞七眼中的那一缕杀机。

“呵呵”虞七莫名的看了朱三一眼:“随我来。”

话语落下,一马当先走出大堂,然后登临摘星楼,将整个朝歌尽数收之于眼底。

朱家大院,看的清清楚楚。

“朱家好大的气派”虞七感叹一声。

朱三不语,他打定主意,绝不接虞七的话,免得落入对方圈套之中。

“可惜了这数千年的繁华”虞七一根手指点出,朝歌上空风云汇聚,不曾惊动那朝歌上空的龙气:“石化,封印!”

一根巨大的手指,不知何时笼罩整个朱家府邸。

“要干什么?”

看着那遮天蔽日,将整个朱家笼罩于手指下,似乎随时都能捻下去的手指。

“要干什么?很快就知道了!”

朱家大院内的男女老少、仆役奴隶来不及惊呼,便已经纷纷化作石雕,静止在庄园内。

“朱家犯下十恶不赦之罪,当诛!”虞七转过头看向朱三,声音里只有平静,没有丝毫的涟漪。

就仿佛冰封了一个朱家,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事情而已,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迎着那平静的目光,朱三纵使心中有万千怒火,也不由得憋了回去。

这就是武力的作用。

“变法之事,没有人能挡我。除非陛下出关。否则,即便是逼得八百诸侯造反,我也同样不惜一切代价,将变法推行下去。谁敢挡我,我就杀谁。我知道,上京城内只是朱家的一部分族人,但却也汇聚了朱家的大部分精锐,不知道朱家是要命还是要钱!”虞七转身去看远处风景:“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但要是命没了,那可就一切都没了。”

“算狠!不过,就算强行收了税,天下各大世家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朱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

“我要朱家三成财富,不过分吧?”虞七笑了。

朱三默然不语,等同是默认了虞七的话。

上京城整个朱家大院都被封了,他能怎么办?

“先将我的族人给放了”朱三一双眼睛盯着虞七。

“朱家的财物送入宫中,那封印自然破解”虞七不紧不慢道:“还是回去赶紧准备财物吧。”

朱三一双眼睛盯着虞七的背影死死的看了十几个呼吸,然后方才猛地一甩衣袖,下了摘星楼。

朱三走了,虞七却笑了。

“这手段太刚烈,只怕反弹会很大”温政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摘星楼内:“胡乱搅合一番不要紧,就怕给陛下留下一团乱摊子。”

这孽障果然是大商的亡国灾星,当年未能及时将其铲除,实在是他此生最为痛恨、后悔的一件事情。

“不劳国师操心”虞七笑着走下楼阁:“对了,劳烦国师传召满朝文武,我于三日后在重阳宫设宴,款待大家,定下变法之事。所有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虞七远去,温政双拳紧握,眼中杀机汇聚。

他后悔了!

他是真的后悔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早知道当年就该不顾武靖翻脸,直接掐死这孽障!”温政恨得咬牙切齿,眼睛都红了。

第二日

朱家无数财物,足足运输了几十辆马车,排成了一个长队,走过朝歌街头,被无数大势力看在眼中,眼睁睁的看着那马车送入了皇城内。

没有人阻拦,也没有人说话,没看到那朱家的大院已经被封印了吗?

朱家大院被封印了。

虞七手段之霸道、强硬的出乎所有人预料。

这种事情不论是落在谁的头上,都会与朱家做同样选择。

财物没了还可以再赚,只要将天下资源把持在手中,就不会缺少财物。

但是能在上京城居住的,可都是朱家精锐弟子门人,折损一个都够大家心疼的。

这一日,天下各大世家的人汇聚一堂,暗中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筹谋着什么。

但所有人都知道,三日后的重阳宫聚会,所有的一切都终将落下帷幕。不是东风压到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到了东风。

三日后的聚会,便是图穷匕见,大家亮出后手底牌的那一刻。

三日后

重阳宫

今日重阳宫弟子依旧在漫不经心的做着早课,但是却有不知多少权贵,此时纷纷自山下,向着重阳宫而来。

重阳宫后崖

虞七看向峡谷内的无数蝗虫,还有美滋滋的蝗神,嘴角露出了笑意。

ps:今天太忙了,稍后写昨天打赏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