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去你娘……”虎栩勃然大怒,以他修为已经察觉阵势有变,自己和一众辉夜阁修士被闷罐子了。

始作俑者自然不是高端倪,因为这个人没有那么大野心。

阵势合拢前,偶然感知到一缕气息,不是那该死的天池上来又是何人?

对于天池上人与眼镜妖王的龌鹾,虎栩自以为看得清楚,所以派出两名修士负责监视,直到确定这两个蠢货争斗起来,他觉得大势在握!

却不知道那两个派出去的修士早就被天池上人锚定,他太小瞧天池上人的炼神修为了,八大祖灵绝非易于,论精神力量不比他这个已经迈入超一品行列的修士差多少。

总总算计之下,虎栩情急入阵,万万没有想到前有吞天大鳄,后有狼狈为奸,他把自高自大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手绝顶好牌打得稀巴烂。

如果不是虎栩站在死路上,天池上人哪儿敢撕破面皮?关键还要看敌方大Boss,摆下如此阵仗定然后手不断。

周烈此刻有些无语,好好一场试炼居然成了养蛊,大方向已经逐步偏离预计,还好经过残酷淘汰,剩下的这些家伙是妖孽,或许可以早些接引到身边发挥作用?

“天池上人你个王八腚挤出来的混球。”虎栩骂骂咧咧,现在大阵已经闭合,他无路可走。

无路可走也就罢了,偏偏满眼都是血莲,轰破一茬又长一茬,真是令他要多烦恼就有多烦恼。

“岂有此理!”虎栩愤怒之际并没有注意到随着他轰破血莲,目光中出现丝丝缕缕红光,脑海突然跳出念头。

“哼,还好本王进入大阵第一时间取得了二十二颗斗气舍利,既然暂时冲不出去,那就先将法相提升起来好了。”

买零食女生超市漫游日记写真

非他一人如此思考,此刻陷入“花海”的辉夜阁修士,大半人马得了几颗斗气舍利,他们不约而同放出法相,开始疯狂蓄积猩红斗气为法相提升添砖加瓦。

这么多修士,里面只有一两人因为胆小没有丧失警惕心,觉得有些不对,忍住了立即让法相提升的吸引力。

“哈哈哈!”虎栩大笑,他发现老天都在帮自己,法相吞噬斗气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看起来马上就要登顶。

有道是乐极生悲,他好歹修为了得,忽然发现一股庞大意识正在驾临,而容器便是自己背后如日中天的圣虎法相。

“你是谁?”

虎栩打了个激灵,立刻发现自己不对,似乎受到一丝妖气蛊惑,竟然在这种危险环境中提升法相,他再托大也不会如此脑残。

“嘎嘎嘎,人族,我吸了那么多巨人血脉,妖族血脉,还有一点点虫族血脉,现在唯一差的便是人族圣王之躯。昨日种种已经随风化去,我正在凝聚一个崭新的自己,到时候众生必然顶礼膜拜,你可以称我为血弥尊。”

“哼,我不管你是金弥尊还是血弥尊,镇压!”虎栩放出一方大印,此印与嬴政炼制的天子印有着些许相似之处。

只听“咔嚓”一声巨响,这个节骨眼上能够被虎栩亮出来的手段绝不一般。

那方大印上两尊背靠背席地而坐玉人正是他的祖灵,不知道缘何完玉质化,成了大印上面的枢纽。

此印一出风雨雷电,金风玉露,火龙神凤,竟然显现出数十种异象,使庞大法相为之一定。

非但如此,此印爆发之际形成的余波就荡平了数百里血莲,令大阵之中恢复原貌,再也没有余物遮挡视野。

事实证明,这一清空反而对虎栩不利。

蓦地,数十道目光不分先后锁定虎栩,双眼之中尽是猩红,不管他们之前属于琅嬛福地还是辉夜阁,此时此刻部神情狰狞朝着这位自吹自擂的“陛下”冲来。

“啊啊啊!你们这些妖孽,你们这些渣滓,都给我去死……”虎栩感受到致命威胁,身上下轰然雷光腾绕,将所修功法魔虎傲雷诀爆发到极致,同时他那方大印一个翻转,从珠光宝气变得魔气森森,威力提升了五倍不止。

“什么?”天池上人在阵外看到这一幕难以置信,口中喃喃自语道:“他竟然是魔道修士?”

“这……这怎么可能?从来不曾感受到他释放一丝魔气!”

“不对,是这种功法奇异,而且那方大印储存了相当多魔气,这就是他忽然间变成魔道修士的秘密!”

“这种爆发必不持久!”

“哼,爆发吧!这不正是我希望看到的情景吗?让这头老虎为本上人扫清藩篱,之后才有可能取得惊人收获。”

大战二十分钟,虎栩宛如盖世凶灵,横行无忌之下轰死了四十多个受到红莲妖气操控的修士。

收集免费好书.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

不过这些修士临死之际总会送出法相自爆,虽然这种自爆因为法相本身机制,威力被限定在超一品下乘,却也相当于下乘圣王力一击了。

虎栩便处于这种层次,即便使用独门秘术令自己拔高一层,战力达到了中乘圣王层次,可是承受那么多法相自爆攻杀,二十分钟血战下来也被搞得焦头烂额,感觉战力开始向下跌落。

突然,虎栩的法相动了。

明明是一尊猛虎,却像人那样盘坐下来,抬起毛茸茸虎爪,面对它就像面对一尊身材庞大的血佛,既古老沧桑又嗜血恐怖。

“天上地下唯吾独尊,血爆!”随着话音,虎栩的左臂爆了开来,右腿爆了开来,两颗眼珠子齐齐爆炸,从中等伤势一下子沦为重伤。

“该死!”虎栩虽然阵阵晕眩,可是他的炼神成就不弱,并没有当场昏厥过去,忍痛取出一颗光华闪闪丹药吞服下肚,这样沉重的伤势竟然奇迹般复原七八成,包括炸掉的断腿断臂都在快速重生。

“咦?人族丹药之道不容小觑。”虎样血佛一个念头过去,剩余所有被他控制住的修士不要命发动猛攻。

然而阶位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纵然虎栩拼杀到这种地步,依然有本事干掉这些渣渣。

“轰轰轰……”

血佛变色,眼中生出无边凶戾,冷哼道:“人族划分出来的圣王阶位果然难缠,虽然我借助妖血渡劫达到了这一层次,却总觉得差了一些什么,所以你的身体对于我来说至关重要。”

话音刚落,血佛收缩身形冲撞过去,两道身影战在一处,在这大阵之中形成铺天盖地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