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4月

李闻说道:“这就好玩了。那些植物自己不能移动,干脆让周围的空间移动。这个思路不错啊。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地仙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思路确实很好,一般人确实想不到。他们的先祖,确实是可以利用空间法则移动的。”

“但是一代一代传播下来,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本领,变成了任人宰割的东西。”

“就好像凡间的动物,他们不是也忘记修行的办法了吗?”

“我之前种植因果树,就是要用各种能量浇灌它,让它想起先祖的本领来。”

“我运气不错,和因果树融合之后,就学到了它的本领。”

李闻对地仙说道:“那么因果树,为什么叫因果树?”

地仙笑了笑:“重点就在因果两个字了。因果,就是规律。掌握了规律,当然什么事都可以做成了。”

李闻哦了一声。

地仙伸了伸懒腰。

在他伸懒腰的时候,李闻看见他身上露出一道道青筋来,有点像是树根。

李闻对地仙说道:“地兄,其实有一件事我还是挺好奇的。”

刘诗涵海量清纯美照让你雌雄难辨

地仙问道:“什么事?”

李闻说道:“你和因果树融合之后,你还是你吗?”

地仙说道:“我当然是我,不然我是谁?”

李闻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会不会被因果树占据了身体,控制了思维?”

地仙哈哈大笑,说道:“怎么可能。因果树根本没有思维。他再厉害,也只是一棵树而已。”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说道:“可是你刚才又说,你用能量浇灌这棵树,让它恢复了祖先的能力。这个……”

地仙冷下脸来,淡淡的说道:“所以,李兄的意思是说,我已经被因果树夺舍了是吗?”

李闻干咳了一声,说道:“夺舍,那倒也未必,我就是有点担心地兄而已。”

地仙却没有再理会李闻。

这时候,小庙的门忽然被撞开了。

雀仙大呼小叫的跑了进来,那声音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生气,还是失望,还是震惊:“李闻啊,李闻,没想到你这样的人,竟然在背地里做这种事。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用衣冠禽兽四个字来形容你,真是最合适不过了。”

李闻:“……”

地仙:“……”

雀仙看见他们两个之后,也愣住了。

怎么……这里怎么是两个男人?难道这里不是红灯区吗?我搞错了?

但是女人怎么会错?

雀仙立刻改口,大声说道:“好啊,没想到你李闻好这一口,我呸,真是恶心。”

李闻:“……”

地仙:“……”

地仙捏起拳头,看样子是打算立立威。

李闻连忙拦住他,干咳了一声,说道:“地兄不要气恼,这是我的朋友。”

地仙慢慢的把手松开了,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李兄的朋友,还真是……天真烂漫啊。”

随后,地仙冲李闻拱了拱手,淡淡的说道:“其实老夫早就已经神功大成了,之所以没有走,是想在人间道个别。毕竟在人间生活了很久,已经将这里当成家了。”

“可是老夫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向谁道别。我在人间有很多棋子暗桩。”

“他们有的帮我收集能量,有的帮我收集念力,有的帮我收集生机。”

“但是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自己人,只是当成工具罢了。现在我要走了,居然有一种孤家寡人的感觉。”

“幸好,李兄你来了,算是送送我吧。如果你能活下来,天大地大,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李闻拦住地仙,说道:“地兄要到什么地方去?”

地仙笑了笑,说道:“我要去那片云背后。”

李闻说道:“那片云经过的地方,寸草不生,你去它背后?它背后绝对是一片荒凉。”

地仙说道:“生命是很顽强的,我相信它背后也存在一些世界。”

李闻对地仙说道:“看来地兄是一定要走了?”

地仙点了点头。

李闻说道:“既然地兄执意要走,那我能不能请你帮忙,把你领悟到的空间法则告诉我。”

地仙笑了笑:“告诉你之后呢?你要去救世间人吗?”

李闻点了点头。

地仙说道:“不行。”

李闻愣住了:“为什么不行?”

地仙说道:“因为修行人的第一准则,就是弱肉强食。这些办法告诉你,那没有关系,因为我相信李兄的人品。”

“但是太多人知道的话,难免就会传播出去,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后面的时候,就会传到坏人的耳朵里。”

“别的人就不说了,就说那些上古大能,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他们的。说不定哪一天,他们就会反咬一口,反而来害我了。”

李闻竖了竖大拇指,说道:“地兄果然是高人,老江湖,有经验,一语中的,切中要害。”

李闻夸了地仙一阵,但是并没有让路。

地仙皱了皱眉头,说道:“李兄这是什么意思?还不让开吗?”

李闻笑了笑,说道:“我肩负着成千上万百姓的生命,不敢轻易让开。”

地仙叹了口气,对李闻说道:“其实,修炼方法,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只要你成功和因果树相结合,那就能够领悟空间法则了。”

“其实因果树,并不是特定的某一棵树,只要能觉醒的树,都算是因果树。”

李闻沉思了一下,说道:“是这样吗?”

地仙说道:“我先去帮你没呢探探路。如果这条路行不通,我会回来告诉你们。如果一个月后,我没有回来,那就说明我活着出去了。你们可以自己想办法了。”

李闻说道:“万一你死在半路上了呢?”

地仙呵呵笑了一声:“你尽管放心,绝对没有这种可能。”

李闻心想:地仙为什么如此自信?难道说……他有什么独门的诀窍不成?他有别人不知道的保命方法?

等李闻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地仙已经不见了。

周围的空间有一些扭曲变形,估计是地仙从空间裂缝中离开了。

但是这空间在几秒钟内就恢复原样了,丝毫看不到被破坏过的痕迹。

由此可见,地仙对空间法则的理解已经十分纯熟了。

等地仙走了之后,雀仙好奇的问李闻:“刚才那家伙是谁?挺面熟的,好像是……地仙?”

李闻嗯了一声。

雀仙又说:“就是他领悟了空间法则?他就是那个神秘人?”

李闻嗯了一声。

雀仙说道:“所以,他把方法传授给了你?”

李闻说道:“不算是传授吧,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猜出来的。不过,这个人也确实功劳很大,如果他不给我提示,我不可能猜到。”

李闻摆了摆手,对雀仙说道:“我们回去吧,找一些科学家,好好研究一下空间法则。”

空间法则的第一步,就是让植物觉醒,第二步就是让植物融合。

李闻把这方法说给那些科学家听了之后,他们都目瞪口呆。

这幸好是李闻说出来的,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这些科学家肯定觉得对方是得了精神病了。

这些科学家商议了一番,最后推出来一个植物学家。

植物学家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对众人说道:“首先,请允许我表达对李大能的崇敬之情。”

“李大能的猜想,一直都很准确,而且走在了我们研究的前面,简直就是指路明灯的作用。”

“自从闹灾以来,人间经历了很多次的劫难,每经历一次劫难,天地间的能量都会发生一次变化,其实这些能量是在稳步上升的。”

“我们或许感觉到的不多,但是那些植物的变化是很明显的。这些年,我也在追踪那些植物,查看他们的变异情况。”

“根据我们的观察和研究,那些植物得到了充足的能量之后,已经发生了以下几种变化。”

“第一种,是摄取能量的方式发生了变化。”

“以前的营养元素,大多在土壤当中,他们把根深深的扎进土壤里面。这很正常,我们都能理解。”

“但是现在,空气中的能量,已经不弱于土壤了。根系能够获得能量,那么枝干为什么要闲置下来呢?”

“因此,有很多植物的枝叶,都能直接从空气中收集能量。”

“这种变化出现之后,另一种变化就出现了。那就是根系的萎缩。”

“总所周知,人间的能量不是恒定的,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就少。植物自然也有趋利避害的能力,他们想要去多的地方,离开少的地方。”

“以前的时候,植物获得的能量效率很低,扎根之后,就能轻易移动了。哪怕知道几百米外,就是水草丰美的地方,可是把根系从地下拔出来,再扎根到几百米外,消耗的营养物质太多了,他们根本撑不住。”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获取能量的效率很高,足够支撑他们移动了。”

“所以,这些植物开始利用萎缩之后的根系,缓慢的迁徙,去往能量富集的地方,换而言之,他们已经能够行走了。”

“我觉得李大能的话是有道理的。如果让植物获得更多的能量,他们也会出现其他的能力,最后像动物一样,有视觉,有听觉,有触觉。甚至会出现喜怒哀乐种种情绪,出现语言,出现思维……”

植物学家激动地说道:“到那时候,这人间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真是不敢想了。那一定是个很有意思的世界。”

李闻点了点头,问其他人:“你们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其他的人都摇了摇头。

李闻冲植物学家说道:“看来老兄你的意见,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啊。”

植物学家谦虚的说道:“我也算不上什么老兄。尤其是在李大能面前,更是差得远了。”

“我建议,我们立刻进行试验,建造一些封闭的实验室,用能量、念力、生机这三种东西,培养植物,看看最后的最佳比例是什么。”

李闻点了点头:“这个建议很好。”

李闻又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呢?诸位有什么想说的没有?”

那些人面面相觑。

有一个人走出来了,说道:“就算,我们真的能把植物培养出人的思维来,就算那些植物真的能有操纵空间的能力。可是……人怎么和植物相融合?”

有个生物学家说道:“生殖隔离,是一大难关。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科技手段,提取人类的细胞核,然后……”

生物学家说道一半,然后摇了摇头:“太难了,太难了。这个几乎不可能实现,至少以现在的技术手段,不可能实现。”

旁边有个修行人忽然笑了。

他对这些科学家说道:“你们一直觉得我们修行人不够聪明,一招鲜吃遍天,除了修炼别的什么都不懂。”

“其实这就触及到你们的知识盲区了。想要和植物相结合,其实很简单。这不就是附身吗?”

“孤魂野鬼,失去肉身之后,很容易在风吹雨打之下魂飞魄散,因此魂魄都喜欢附身。”

“能附身在人的身上,那是最好不过了。实在不行,就要附身在花草树木身上,总算有一个栖身之所。”

“在故事当中,不是也有很多这样的事吗?魂魄附身在木人身上,附身在纸人身上。时间久了,他们就和这些东西化为一体了。”

李闻说道:“这个,倒是挺有道理啊。”

他看向雀仙:“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给我们说说呗。”

雀仙瞪了瞪眼:“我怎么是专家了?”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你不是资深鬼魂吗?也算是久病成良医了,正好来给我们解答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雀仙疑惑的看着李闻:“我怎么总觉得你是在黑我?”

研究的大体方向,是确定下来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到底管用不管用。

不过,一个月后,总能见分晓了。只要地仙不露面,就说明他是成功的逃出去了。

一时间,李闻觉得地仙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了。

数着日子过吧,今天算第一天,还有二十九天就安全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