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项宁轩说自己有事只是借口,但一回到红叶区,就有一大堆事情找了上来。

先是白映琼和张珲梓带着一份人事异动报告过来,请项宁轩批示。

在项宁轩被困纳克萨玛斯时,有不少人受流言影响,消极怠工甚至私下串联准备反对白映琼。少数情节严重的人肯定要被革职乃至判刑的。

但是有部分人却很难判断,到底是主动还是被动。对这部分人的处置,白映琼和张珲梓有较大的分歧。

令人意外的是,负责内部监察的张珲梓觉得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主动参与了针对项宁轩的阴谋,不应该处置。

但白映琼却希望以此为契机,剔除点一些能力不行却因为资历比较老而占据高位的人。

白映琼道:“我们这个团队成立只有三个月,从最初的几百人扩张到现在的上百万人,膨胀了成千上万倍。很多重要职位都是先到先得,只要没犯明显的错误,就会跟着我们势力的扩张而水涨船高。

“有部分人的能力明显不足,就说这次,有几个人对下属的掌控能力明显不行,导致所辖部门人心惶惶,员工无心工作。虽然他们不是故意的,但能力不足同样无法原谅,这样的人就应该彻底清除。给有能力的人让位。”

张珲梓立刻反驳道:“你要清理不合格的员工就请以正规手段。我们这次是清理阴谋叛乱分子。”

白映琼解释道:“正规手段是绩效考核三个月不合格才会被清退。而且,这些人也不是都不合格,只是有一些后来加入的人更优秀,却因为职位被先来者占着而得不到提拔。我们必须建立能者上庸者下的制度,这样才能激发员工积极工作的热情。若是放任平庸者占据高位,就会让人形成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习惯,对整个集团发展不利。”

张珲梓道:“那你就让我来背黑锅?哼!老娘不干!”

白映琼还要说什么,项宁轩赶紧拉住她,道:“映琼,你的想法是对的,但方法不对。这样,这次就先按照阿梓的方案来。击败纳克萨玛斯后,上面肯定不会允许我们继续军政一把抓。应该很快就会迎来一次改组,人事问题可以改组的时候调整。我们还是商量一下,如何应对这次的改组吧!”

纯净迷人清纯美女可人写真

白映琼点头,想了想道:“好吧!我知道,军队是肯定不能放手的。因此,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钱!养军队的钱哪来?末日以来,我们建设了很多工厂、矿场和农场,还有科研院所,这些资产怎么分配?最好的结果当然是财政独立,用这些资产产生的效益来供养军队。也就是我之前提过的企业化。”

所谓的企业化,就是把那些工厂、矿场和农场以及太初混沌实验室改组成一个超大型企业。

由于项宁轩一直实施高度集中化的管理,剥离掉军队和这些企业,那项宁轩控制区就根本不剩下什么了,剩下的公共服务和民政事务谁爱管谁管。

正在这时,秘书高斯琪敲门道:“报告,方特派员从四九城来电,想要跟你通话。”

“来了!”项宁轩和白映琼对视了一眼,还真是说来就来。

方特派员这次回京,也不仅仅是给他请功来着,他还要把这次巡视的情况向中央汇报,供中央评估对地方的政策。

荣铮和项宁轩自然是重点,两人累计拥有二十万大军。自从打败了纳克萨玛斯后,这些部队就成了机动兵力。当然,这些部队不可能都出动,但每人出四五万人还是没问题的。有这些机动部队,如果能合理调动,就能盘活整个东南战区。当然,中央不可能放任一个人同时执掌地方军政大权。

“把电话转进来。”

办公桌上地电话刚响了一声,项宁轩就飞快地拿了起来,道:“方特派员,我是小项,请指示!”

方特派员笑道:“别指示不指示的,我就是通知你,尽快来一趟四九城。中央领导想见见你,还有关于你们的安排也要征询你的意见。”

“我坚决服从领导安排!”项宁轩虽然打着讨价还价的主意,但口号还是要喊得响亮一点的。

中央领导也不可能因为项宁轩的口号,就以为真的随意安排了。

果然,方特派员道:“你放心,中央不会亏待你的。如今的形势你也知道,中央能实际控制的只有四九城周边地区。咱们国家这么大,很多地方都鞭长莫及。这次,对你的安排其实就是一个标杆,将来对其他地方势力也会依此办理。”

项宁轩和白映琼对视一眼,顿觉有戏。看来中央领导非常清醒,如今的格局,中央虽有大义名分,但太远的地方根本鞭长莫及。

末日中,同样人才辈出,各地高手如云。能在这种环境下杀出一片天地的人和势力,无不是出生入死硬生生杀出来的。

既然在末日初期,创业阶段没有得到过国家的帮助,那这些地方势力可未必对国家有什么归属感。当然,再没有归属感,只要不脑残,就没人敢扯旗造反。

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持共和国不分裂,至于地方势力,只要国家缓过气来,自然可以慢慢收拾。

因此,国家要把项宁轩立为标杆,自然不会亏待他,而是要告诉其他所有地方势力:瞧见没,跟着哥,不吃亏!

项宁轩问道:“那具体怎么安排,方特派员能透露一下吗?”

“我联系你就是要告诉你。你的部队可以独立成军,直接隶属于总参谋部。”

项宁轩关切地问道:“那军费怎么解决?”

方特派员笑道:“你有什么想法吗?具体的可以来四九城详谈。而且,军委也要给你授衔,今后你就是正式的共和国将军了。”

别看不少人都叫项宁轩将军,其实他根本没有军衔。只有军委正式授衔后才能称之为将军。

“那荣铮是什么安排?”

“他会进入东南战区任职!”

这样的安排深谙平衡之道,荣铮原来不是军人,被安排进入战区任职,就是为了平衡东南战区的军官集团。而项宁轩更是直属于总参谋部。

有他们两个在,东南战区的形势就翻不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