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厮杀转眼又是百合,纵然是吕布之勇,也觉双臂开始有些泛酸。

“该死,这使砍刀的呆头呆脑,可打起来却比那环眼贼还不要命,如此久战下去我必败无疑。”

吕布心中开始有些焦急起来。

对面三人战斗良久,配合愈发默契,哪怕是那傻大个去,竟然也学会了几分相互协作。三人绕着吕布,进退有据,攻防得当,又比他更节省体力,局势对吕布越来越不利。

吕布看着三人,最后把心一横。

“豁出去了,拼着受伤也要先废了一个!”

他忽然将方天画戟对着周围横扫一圈,张飞三人纷纷避开,吕布双眼精芒一闪,突然将方天画戟一挺,直愣愣对准张飞刺去!

“哇呀……”

张飞脸色微微一变,赶忙将丈八蛇矛往前一挡,试图用长矛尖抵住吕布方天画戟的月牙小枝,从而奋力将其锁住,使身边两人可以反守为攻。

就在两把神兵即将触碰到的时候,这一个瞬间,可谓千钧一发之刻,张飞满以为自己将要成功,不料吕布忽然诡异一笑。

“想锁住我,痴心妄想!”

只见那方天画戟忽然一转,月牙戟刃贴着丈八蛇矛乌黑的杆滑了过去,发出“呲呲”之声,那戟上枪头对准张飞右手边的姜桓刺了过去。

清纯长发女神白色仙裙性感酥胸街拍图片

“不好!”

张飞大惊不已,只是仓促之间,自己长矛难以收回,他一咬牙,将长矛继续往前刺去,试图逼迫吕布放弃进攻。

“哼,环眼贼,你失算了!”

吕布手上加了一把劲力,方天画戟裹挟着千斤之力,刺向姜桓胸口。

姜桓虽然震惊,可却能临危不乱,他一挺长枪,竖在胸前,那方天画戟刺到面前,月牙戟正被长枪格挡住。

然而,他终究力量与吕布差距极大,匆忙间的抵抗,哪里能挡住吕布处心积虑的一记力进攻?

姜桓只觉双手上一股巨大力道传来,虎口剧痛无比,好似要被撕裂一般,只在一个照面的功夫,就将他手中长枪磕飞。

“噗…”

戟尖刺入他的胸膛,一股鲜血溅了出来。

“二弟!”

“二哥!”

刘备与张飞又惊又急,尤其刘备再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主帅了,直接就冲了出去。

张飞大怒:“狗贼,竟敢伤我二哥,找死!”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他那长矛也刺入了吕布的大腿之上,不过他盛怒之下,岂会轻易放过这个大仇敌?

他将长矛在吕布大腿中一转,搅得吕布腿上的肉几乎都被翻了出来。

“啊呀……”

吕布吃痛不已,本能地抽回方天画戟,将蛇矛碰开。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庆幸,就觉一股凌厉的刀锋扑面而来!

吕布用看也猜到这定是那个傻大个的大砍刀,自是不敢怠慢。

“噗……”

他将方天画戟戳入地面之中,戟杆一竖,挡在那砍刀之前。

“铛……嘭……”

接连两道声响,便见到吕布从马背上飞了起来,摔落地面,方天画戟虽然还抓在手中,不过戟杆上明显有了一个缺口。

“哇呀呀,还我二哥命来!”

张飞拍马充了上去,丈八蛇矛直刺吕布面庞。

“放箭!”

张杨慌忙下令,箭矢乱飞,虽然射不到张飞所在的距离,却也逼得他不得不停下了往前冲的脚步。

吕布趁机翻身,依靠方天画戟勉强站立,城门大开,一队士兵跑出来,护送着他迅速退回城中。

张飞正想追赶,身后刘备喊道:“翼德回来,先看看武德伤势!”

张飞这才想起姜桓还在地上躺着,赶紧跑了过去。

大猛则搓了搓鼻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这么不经打,不好玩不好玩,还是回去吃东西。”

他拍了拍猛虎,调头回到了军中。

刘备和张飞带着姜桓迅速赶回,随后刘备双目通红,举起宝剑。

“给我攻城,抓住吕布张杨,千刀万剐!”

近万大军再次朝着城墙逼了过去。

“大……大哥,三弟……”

姜桓睁开眼睛,有些虚弱地喊了一句。

刘备和张飞大喜,赶紧蹲下扶着他。

“二弟,你没事?”

姜桓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多亏三弟和……和大猛将军拖住吕布,使他还没伤到……伤到要害,便抽回了兵器,我不过流点血,不碍……咳咳……不碍事的……”

“好!太好了!军医,军医快来!”

几名医

护人员匆匆跑来。

“烦请诸位好生照看我二弟,备不胜感激!”

“将军客气了,这是我等份内之事。”

几人抬着姜桓退到了后方。

高顺麾下几千安民军,此时一个个顶着盾牌,顺着云梯往上爬。而刘备统帅的几千士兵,一部分也在怕云梯,还有一批人则继续开始撞城。

安民军士兵高超的军事素养,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尽管城头上滚石,圆木,弓箭等攻击不断,可是安民军每个士兵都悍不畏死,没有人会后退一步,再加上长久以来艰苦训练得来的身手,没过多久便有一批人最先冲上了城楼。

“杀啊……”

安民军士兵个个振奋不已,士气如虹,尽管只上去几十个人,却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很快就在城头上杀出了一片地盘。

“顶住啊,杀死他们,快啊!”

张杨焦急不已,眼看着己方战线退得越来越多。

“娘的,一群废物,要你们有何用!谁敢后退,本太守先宰了他!”

张杨手起刀落,劈了三名自己麾下的士兵,这才威慑住了军队,可他没发现,每个士兵看着他的眼神都开始有些异样起来。

张飞看着那城门久久没有撞开,顿时着急起来。

“俺来也,让开!”

他策马飞奔到城门前,跳下战马,整个人大喝一声,就从后面撞到了那冲车之上。

“轰隆!”

一声巨响只下,本就有些摇摇欲坠的城门,就此轰然倒塌!

“随俺老张杀进去!”

张飞一马当先,冲到最前面,身后士兵得到鼓舞,也纷纷跟在其后,奋勇杀敌。

早已被扶到后方的吕布,此刻恨得牙根直痒。

自己在并州之时,面对叛军、盗匪、匈奴骑兵,一向是百战百胜,之后在虎牢关轻松击杀华雄,风头何等强劲?

然而就是面对刘赫的时候,自己却成了一个常败将军,先败关羽,后败刘赫,如今又被刘赫派来的这支军队击败,尽管是对方三打一,可终究只是三个无名小卒啊,这让吕布心中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

“可恨,可恨!”

他正在怨愤之时,张杨忽然推门走了进来,吕布赶紧依靠方天画戟站了起来。

“张兄,小弟实在羞愧,竟然……竟然败给这三个无名鼠辈,实在是……”

吕布想说自己实在无颜面再待下去,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离开了此地,又还能去哪儿呢?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张杨却没有什么惋惜之色,反而笑着过来扶他坐在床榻边,这让吕布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兄长,您若有什么责备之语,尽管说来就是,不必顾念情分,强作笑意。”

张杨闻言,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贤弟这说得哪里话。那张飞之勇,当日在关东军中我等已然见识过,那骑猛虎之人,想必是刘赫那亲卫兵中的一员,武力自然也是不凡,再加上张飞二哥相助,贤弟还能以一敌三,如此武勇,天下罕见啊,为兄岂有怪罪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