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6天

常宽离开办公楼以后,开着自己的A6,直接去了朱勇顺的百顺商贸,把车随意往路边一停,大步流星的就推门走进了屋内,而朱勇顺的公司,连个迎接他的人都没有,俨然也是没把他当回事。

“踏踏踏!”

常宽顺着楼梯上楼之后,径直走进了敞着门的办公室,此刻在办公室里的实木茶台边上,朱勇顺正翘着二郎腿跟旁边的海风等人聊天,另外一边的沙发上,海风那些人手下的小兄弟,也都靠在沙发上鼓捣着手机。

“呦,常老板到了,来,快坐!”朱勇顺坐在中式的梨木椅子上,看见常宽进门,登时笑着招呼了一声,一个坐在朱勇顺对面的青年,也十分懂事的起身,让开了位置。

“朱勇顺,你不觉得自己欺人太甚了吗?”常宽冷着脸迈步上前,一屁股坐在了朱勇顺对面的椅子上。

“欺人?呵呵!”朱勇顺嗤笑一声,拿起了桌上的苏烟,点燃一支,不耐烦地开口道:“老常,我记着你之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跟我说,你有意向卖厂,想跟我聊聊,没错吧?如果你来到我这里,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一点营养没有的屁话,那对不起,我没时间接待你。”

“我为什么过来见你,你心里真的没数吗?”常宽眉头紧蹙的看着朱顺勇:“想用拆酒厂的方式逼我,你不觉得这样很下作吗?!”

“哎!说话的时候过一下脑子,别JB在这阴阳怪气的,你他妈拿这当你家炕头了吧!啥他妈屁都能往外崩!”海风听见常宽的话,张嘴就骂了一句。

常宽自从进门以来,被人一顿冷嘲热讽,心里十分压抑的坐在椅子上,没吱声。

“老常,你刚才这番话,确实有点抬举我了,我就是一个卖啤酒的,政F也不是我家开的,什么地方该拆迁,你觉得这种事我能说了能算吗。”朱勇顺笑呵呵的看着常宽:“我还是那句话,孝信酒厂,我确实有心思承包过来,但是呢,我一没威胁你,二没恐吓你,这种事凭自愿,你要是愿意卖,那我就接着,你要是不买,那就拉倒呗!但是有一点你要想清楚,酒厂卖给我,你还能剩下几成干股,咱们也是朋友,如果酒厂不卖,那你不仅鸡飞蛋打,而且还得罪我了,呵呵。”

“那我能不能问问,如果我得罪你,是啥下场呢?”常宽眯着眼睛问道。

“老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跟我一样,也是农村家庭出身吧。”朱勇顺往地上掸了掸烟灰:“做生意太久了,你的手除了摸惯了方向盘和女人裤裆,我真要是让你回农村老家种地,你还知道锄头怎么用吗?”

俏皮灯笼辫女孩白色波点裙细胳膊筷子腿写真图片

“听你这个意思,孝信酒厂,我不卖肯定是不行了,是吗?”常宽听见这话,搭在腿上的手掌,已经轻微的颤抖起来。

“呵呵,这么跟你说吧,你干了这么多年酒厂,已经吃饱了,但是我还饿着呢,酒厂不卖给我,只能被推成平地,到时候摔的是大家的饭碗,你觉得我要是一无所有,能让你过得舒服吗?我现在光棍一根,但你可是妻儿老小都有,常宽,我现在能跟你好说好商量,是因为咱们还有的谈!”朱勇顺顿了一下,身体微微前倾,丝毫不掩饰眸子中的威胁:“但是你千万别逼我,用我的方式去跟你讲另外一个故事,懂吗?”

“呵呵。”常宽听完朱勇顺的一番话,咧嘴一笑,没搭茬。

“去,在抽屉里把转让合同拿过来,让常老板看一眼。”朱勇顺见状,对身边的一个青年挥了挥手。

“哎!”青年闻言,转身在办公桌边上的抽屉里拿出拟好的酒厂转包合同之后,随手扔在了常宽面前的茶桌上:“看一眼吧。”

“有他妈什么好看的!抓紧把字签了!”海风瞪着眼睛催了一句。

常宽听见海风嘴里不干不净的,侧目看向了他。

“傻逼!在这看你爹呢?!抓紧给我签字!艹你妈的,我看你这个B养的,就是不打不会做人!”海风再次骂了一句。

“闭嘴。”朱勇顺轻声呵斥一句,让海风噤声,随后吐出了一口烟雾:“常宽,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把厂子给我,你占干股!第二,咱们谁也得不到,等厂子没了以后,你也得罪了我!我相信,这个选择对于你来说不算难,只要合同签好了,我就派人过去交接,在交接之前,承包费肯定一分不少的打进你的账户里!”

常宽坐在椅子上,听着朱勇顺的一番话,还有A4纸上“酒厂转让合同”几个大字,心情无端变得压抑起来,鼓着腮帮子,久久无言。

“嘭!”

海风看见常宽坐在椅子上半天都没动,伸手就给了他一杵子:“让你看合同,你在这寻思你爹个篮子呢?”

“刷!”

常宽被海风搡了一杵子,猛地抬起头,跟朱勇顺对视了一眼:“这个合同我要是不签,你敢杀我吗?”

“啥?”朱勇顺被常宽这个突兀的问题问的一愣。

“酒厂不让出来,你敢杀我吗?”常宽目光执拗,梗着脖子再度重复道。

“呵呵,你他妈傻逼吧!我能不能杀你,你还想试试啊!”朱勇顺被逗得一乐:“别JB扯犊子了,抓紧看合同吧。”

“那你信不信,我敢杀你?”常宽瞪着眼睛,宛若精神病一般的问道。

“你妈了个B的!我看你真是欠收拾,来!我他妈看看你能杀谁!”海风听完常宽的回应,当即火冒三丈,噌的一下站起了身。

“孝信酒厂!是我跟我爸两代人才他妈干出来的成绩!你现在伸手就想拿走!你他妈咋这么牛逼呢!艹你妈的!你们不给我活路!那咱们就都别好了!”常宽看见海风起身,也一下子站了起来,一伸手,直接在怀兜里抽出了一把狭长的木柄水果刀。

朱勇顺说的没错,常宽确实是普通的农村家庭出身,他的爷爷,曾经是国民D的高级军官,国解放之后,就跑去了T湾,直至后来****有所缓和,而且他爷爷去世以后,才把遗产的继承权给了常宽的父亲,而他父亲又用这笔钱承包了山洼村的酒厂,常宽自从在他父亲手里接手酒厂之后,因为孝信啤酒在本地知名度很好,所以不愁销路,也把厂子经营的不错,在当地乡镇也算是个名人。

以常宽的家庭条件,在农村老家来说,已经是相当牛逼的家庭了,平时不管谁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的捧着他唠嗑,而朱勇顺和海风等人,自从他刚才进门开始,就对他连搡带骂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多年没有受过这种气的常宽,彻底急眼了。

“呦呵!你他妈还敢来这舞刀弄棒的呢?!”海风看着常宽手里的水果刀,一点不怵的骂了一句。

“艹你妈!把刀放下!”

“你妈了个B的!”

“你想死啊!”

“……!”

随着常宽掏刀,屋里的七八个人都窜了上来。

“你不是逼我吗!那我就跟你一块死!!”常宽在情绪激动之下,手臂不停的哆嗦,奔着朱勇顺一刀就攮了上去。

“狗篮子!你他妈是真不想好了!”海风在常宽伸手的同时,一把奔着他的手腕子抓了过去。

“噗嗤!”

海风伸手之间,食指被刀锋划了一道伤口,随即便用左手握住了常宽的胳膊,右手抄起桌上烧水用的快壶,奔着常宽脸上猛然抡下。

“咚!”

不锈钢的水壶砸在常宽头上,登时瘪了下去。

“嘭!”

随即而至的一个青年愤然一脚踹在了常宽的后腰,将他蹬出了两米多远,脚下一滑,踉跄着扑倒在了地上。

“就JB这两下子!你来嘚瑟你妈呢!”海风等常宽被放倒以后,再度冲上前去,一脚踩住了他握刀的手腕子:“揍他!”

“呼啦啦!”

海风语罢,六七个青年一拥而上,无数脚丫子穿着各种型号的运动鞋,如同擂鼓一般,在常宽身上传出了此起彼伏的闷响。

“救命啊!!杀人啦!啊——”

两伙人干起来之后,常宽虽然一开始的气势挺足,但是他根本就不会打架,被人放躺下之后,刚挨了几脚,就疼的受不了了,把手里的刀一扔,开始被人踹的不断翻滚,同时抱着脑瓜子,嘴里也连声的哀嚎,他今天过来,原本只是想跟朱勇顺说道说道,并没有打算动手,按照常宽本来的想法,他过来只是想跟朱勇顺聊聊,既不卖酒厂,也能不让酒厂拆迁的事,想要花点钱破财免灾,而之所以随身带了一把水果刀,是因为他知道朱勇顺身边都是一伙什么人,完是为了自保用的。

常宽本以为,自己掏出水果刀,还能够震慑一下这伙人,不过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伙人肯本就不怕刀,而且压根也没把他当回事,直到此刻,常宽心中才升起一抹懊悔,感觉自己多多少少是冲动了。

海风带着一伙人,把常宽围在墙角一顿圈踢,至少持续了至少有五分钟的时间,此刻常宽身上的西装已经布满了鞋印,而且鼻子哗哗淌血,眼眶也是乌青一片,感觉从头到脚,可哪都疼。

“可以了,差不多了。”朱勇顺坐在椅子上,看见常宽连叫声都没了,张嘴喊了一句。

“嘭嘭!”

海风扶着一个青年的肩膀,对着常宽护头的手掌连续跺了两脚之后,胸口剧烈起伏:“你妈了个B的!你他妈来之前,不知道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吗?还敢拿着刀来这比划!怎么着,你篮子比别人多一个,不怕踢碎了呗?”

“咳……咳咳!”

常宽挨了海风两脚之后,费劲巴力的翻了个身,嘴角淌出了一行混杂着血液的哈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