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文走到珊朵拉宿舍楼下等候,谁知又碰到了伊曼,这回,伊曼把他带了上楼。

“他是男生,不能进去。”伊曼宿舍的门一本正经地说道。

“得了吧,他只是个孩子。”伊曼满脸的无所谓。

门又打眼瞧了瞧德文:“他已经十岁了,不能算是孩子了。”

德文对这句话表示赞同。

“快开门,那我要进去总行吧。”伊曼说。

门撇了撇嘴,自己打开。伊曼拉着德文就走了进去。

“唉!唉!不行……”门大声说道。

伊曼“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德文仿佛抓到了什么,他觉得这套门禁系统有机可乘。

“珊朵拉,我把你的教子给你带过来了!”伊曼在客厅里喊道。

“哦,好。”工作室里传来珊朵拉的一声回应。

小清新短发喵喵の写真集

“珊朵拉在工作室,那个是阿的房间,”伊曼指了指说,“她应该在里边睡觉。”

德文点了点头,向伊曼道谢,黑人大美女就打开自己房间,走了进去,不再管德文。

小男巫先去了工作室,珊朵拉正在那儿忙乎,奥兹泽在给她帮忙打下手。

“你这是在干什么?”德文看了看问道。

珊朵拉心无旁骛,没工夫理他,奥兹泽帮忙解释道:“珊朵拉在练习复刻传送法阵。”

“传送法阵?就是多莫里的那种传送阵嘛?”德文问。

奥兹泽点点头:“是的。”

德文凑上去看了看:“厉害啊。”

珊朵拉烦躁地摘下眼镜:“不行,奥兹泽,这玩意要比传送卷轴难得多,很难保证它多次传送之后,法阵稳定性不被破坏。”

“要不,”奥兹泽试探着说,“你再去问问北极星?”

“不,”珊朵拉喝了口冰水拒绝道,“我一定要自己钻研!”

胖女巫见她这烦躁的样子,不敢在劝。

珊朵拉长出一口气,问德文:“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德文看了看她,有点不太敢说,他又看了一眼奥兹泽:“恩,额,我来,恩,我听说阿里和奥兹泽周末要去南大洋的海岛上看星星,恩,当然,如果你忙的话……”

珊朵拉疑惑地看了眼奥兹泽,胖女巫小心地点点头。

“啧啧,”珊朵拉看了看自己的研究,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说,“不行,我周末两天想把这个法阵搞明白,你去左手边第二个屋子找阿吧,她整天闲的没事,肯定有时间陪你去。”

“好的好的。”德文听此,忙从工作室退了出来。

德文敲了敲阿房间的门。

“谁啊?”门里边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话。

“是我,德文。”

“哦,是小黑心啊,门没锁,进来吧。”阿在里边说道。

德文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得到“小黑心”这个称呼。

房间里,阿盖着被子蜷缩在床上,头发散乱,面色有点发白。

阿眼睛也不睁开:“你来干什么,是珊朵拉把你带进来的?”

“是伊曼,”德文说道,“你,您这是怎么了?”

“生病了……”阿先是可怜巴巴地说道,之后又瞪起眼睛,换上凶巴巴地口气,“你不是知道后,专门来看我的?!”

德文呆了一下,不是啊……你的面子还没那么大。

阿仿佛能看透德文心里在想什么,在床上气得打滚:“白眼狼!”

德文听此,坐到她床沿上,用心虚的口气说道:“好,好了,我这不是过来了么,你生什么病啊,怎么不去医务室?”

阿冲他翻了一个白眼,拖着长腔道:“痛经~”

“痛,哦~”德文一时没从自己的词典里找到这个词,他在大脑里反应了一会,“巫师也有经期啊?”

阿照着他脑袋给了一下:“你傻啊,女巫也是女人啊!”

德文讪笑着挠挠头:“是哈,你说的对。”

听到阿大姨妈来了,他略微有点不知所措:“恩,恩,我给你倒杯热水吧。”

“喝热水,喝热水,你当我是保温壶啊!”阿不满道。

虽然这么说,德文还是给她接了一杯。扎布尔魔法学校的所有水管里的水都是可以直饮的,一热一凉,直接拿杯子接水就好。

阿起身,手里捧着杯子,倚在床上:“那你来找我什么事?”

德文耸耸肩,在阿身边,就是比珊朵拉要轻松些,她虽然经常教训自己,但是没有珊朵拉那么强大的气场。

“本来是想拉你去南大洋的海岛看星星呢,现在,你这个样子,还是算了吧。”德文回答道。

阿眼珠子转了一圈,仿佛有些意动,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想去,去不了,哎呀,疼啊,烦人!”

她又开始在床上来回打滚。

“要不,我把康熙给你找来,你抱着猫,或许心情会好点?”德文问道。

阿停止了打滚,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好啊,那你快去。”

德文点了点头,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转身问道:“阿,巫师有千年的寿命,那大姨妈会来多少年啊?”

阿一个枕头砸在了他头上:“你滚!”

德文急忙退了出去,心想我这是又问错什么话了?我明明只是好奇巫师的生理问题而已。

他又回到了工作室那边,对珊朵拉说:“阿生病了,她也没空。”

珊朵拉听此叹了口气,揉揉眉头,这时奥兹泽说:“我可以顺便带着他。”

“不麻烦你了,我还是把他交给丹尼斯吧。”珊朵拉说道,“德文,你跟着丹尼斯一起去孟加城吧,怎么样。”

“无所谓,我哪儿也不去,呆在学校里都行。”德文回答道,“我只是过来问问。”

珊朵拉点点头:“就这么定了,我一会给丹尼斯写信。你先,恩,自己吃饭去吧,我再研究一会儿。”

德文不再打扰她,奥兹泽带着德文一起去餐厅。

吃饭的时候,德文还是没忍住,他和阿里、奥兹泽坐在一桌,他斟酌着问:“奥兹泽,巫师的年龄,是怎么确定的?”

奥兹泽对这个问题有点奇怪:“年龄?多少岁就是多少岁啊。”

阿里说:“你是在问外表的年龄是怎么确定吧。”

德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奥兹泽没有注意这点,只听她说道:“恩,巫师外表的年龄,大体是由心理年龄确定的。你认为你多大就是多大。比如说,恩,比如说瑟茜教授那个老巫婆,明明已经,没人知道她具体多大,但至少也得三百多岁吧,她还一直觉得自己很年轻……”

德文点点头:“那也就是说,巫师的心理年龄是多大,就会在多大年纪停止身体的发育?”

奥兹泽皱皱眉:“差不多吧,也不对,不过你可以暂时这么理解。”

德文听此不免有些担心,自己这两年装小孩装的,心理年龄不断下降,该不会一直维持着十几岁的身体吧?

小男巫不免打了个寒颤,暗暗决定自己以后的行为还是要成熟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