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1周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动手还需趁早,朝歌中不缺高人,那道观不知被多少人给盯上了。咱们若动手迟了,只怕连汤水都剩不下”黑袍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中年面孔,一张近乎于令所有少女沉沦的脸上,布满了致命的沧桑。

“先查一查那道观的底子,怎么就忽然有先天神水了”头发花白的老道士抚摸着胡须:“启,去亲自面见大王,若能得三光神水,不惜一切代价,纵使是将那三清山打碎,也要将三光神水给我挖出来。开始严密布控,调查所有进入朝歌的各家高手,莫要叫其捡了桃子。大商各大势力蛰伏,总有人忍不住想要先去趟一遭浑水,为咱们去探路。待到尘埃落定,我再出手也不迟。”

“我晓得!”黑袍男子‘启’慢慢站起身:“先天神水事关重大,决不能出现半分岔子。”

黑袍男子走了,留下胡须发白的老者盯着眼前的青花碗,许久不语。

摘星楼上

子辛看着金樽内的清水,下方大商国师温政面色严肃,一边周姒百无聊赖的把玩着一只朱红色葫芦。

“不愧是三光神水,洗髓伐毛能够延续寿数,有生死人肉白骨之功!”许久后才听子辛道了一句,接着周身毛孔打开,水汽就像是蒸笼般,自其周身宣泄而出:“传令三清道观,日后本王饮食起居,皆要用此水。”

“是!”温政道了句,然后又欲言欲止。

“爱卿还有何话说?”子辛一双眼睛看向了温政。

“大王,此事怕没有那么简单,眼前的三光神水不知自何处来,虽然依旧有滋补之功,但却稀释了无数倍……若能得了真正的三光神水……”温政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子辛:“朝歌不知多少人都盯上了三清道观,只是镇国武王的三子‘武鼎’在三清观内潜修,此事也不知与武胜关是否有无瓜葛。”

“武鼎?”子辛闻言眉头皱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案几,然后看向远方云海:“都交给钦天监去办吧。”

纯净女孩回眸一瞬让人着迷

“是!”侍卫退了下去。

“看来我还要亲自去三清观走一遭”子辛眼睛里露出一抹紫色神光:“事关虞七,不得大意。”

三清山上

虞七盘坐在小溪前,周身气机收敛到极致,冥冥中有天地造化自虚无中来,被其缓缓吸收。

根本法内

承载符印的息壤中

无尽气机在缓缓流淌

息壤之上,一条翠绿色的葫芦藤缓缓绽放,不断汲取这息壤内的先天之炁。在一个角落里,翠绿色的大椿树种子,依旧是动也不动的潜藏在泥土中。

“嘀嗒~”

忽然间一滴先天纯水滴落,然后那翠绿色的种子轻轻一抖,所有先天纯水吸收的干干净净。

然后又是一滴闪烁着无尽星河的晶莹滴落,被那种子吸收,吞噬的干干净净。

“还是没有变化吗?不应该啊!这么多先天神水都被吸收了,莫非是死胎?”虞七元神出现在符印空间内,盯着那翠绿色的种子一会,正要退出符印空间,却是忽然间一股微妙的气机自种子内逸散而出,一道清气在种子周边环绕。

然后下一刻,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整个种子径直裂为两半。

“嗯?”虞七忽然心头一惊,猛然停下脚步,向着那种子看去,只见一根犹若是初生黄豆芽般的嫩芽,不知何时扎根于息壤之上。

那裂为两半的翠绿色躯壳,此时逐渐融化,化作了嫩芽的养分,然后只见那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转眼间便化作了巴掌大小,就像死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般,长出了两片叶子,静静的生根扎在息壤之中。

一道翠绿色的清气环绕,伴随着那嫩苗汲取息壤的力量,那绿色清气反哺息壤,使得整片息壤大地,多了一股玄妙的气机。

“长生之变,那就是长生之气!那一道绿色的气机便是长生之气!”虞七心头震动,一片惊喜,然后心中念动,元神卷起一道清气落入肉身中。

然后虞七便周身散发出一股草木的香醇,周身岩石竟然生根发芽,其上长出无数花草,弹指间便化作了米许高,将虞七埋在了其中。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虞七面容变得稚嫩,似乎是逆生长般,向着十四五岁不断蜕化。

周身筋骨、血脉俱都是散发出一股渴盼,犹若是久旱的大陆,贪婪的汲取着那一缕长生之气。

虞七觉得自己变了,但究竟是哪里变了,却又说不出来。

一缕长生之气不经意间自毛孔扩散而出,三清山上草木摇曳,俱都是纷纷摆动,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机,仿佛是在迎接那属于上古的皇者。

“年轻了似乎……我本来就年轻,只是现在更年轻了,居然开始逆生长!而且,筋骨似乎更加有活力、更加有弹性,似乎在孕育着一种奇异的灵性!”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神光,缓缓伸出细腻的手掌,瞧着周身花朵,猛然大口一张,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黄,化作精气被其吞噬。

秋天已经真正的到了,就算三清山高大,也不该如此!不该有如此郁郁葱葱的景色。

“小子,我有件事要和说”大广道人自山下走来,面色凝重的看着长身玉立的虞七,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只觉得眼前的虞七,似乎多了一股莫名的气质,整个人似乎像是十四五岁的样子,越活跃回去了。

“是说这三光神水有大麻烦吧”虞七看着山下的长龙,眸子里露出一抹笑意。

“小子果然聪慧,本来道爷我还没想到,但是近来总觉得暗中有人觊觎,怕是咱们被人盯上了”大广道人低声道。

“明日便停了吧,三光神水何等珍贵,若非我想着换一间山下的大房子,也不会出此下策!”虞七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若有人找麻烦,只管推脱到我身上,将所有事情都推到我身上便可。银子是我的,三光神水是我的,我岂能叫三清观为我背了黑锅?我自己两条腿,随时都可拔腿边走,但是三清观不行。”

“小子……小子武道修为高深莫测,谁要是想在口中夺食,简直是痴心妄想。但山中大大小小道士无数,却不能遭受如此横祸!”大广道人叹息一声:“算上今日,小子该赚了两百万两白银了吧?”

“买一栋宅子,花费五十万两足够,剩下的足够我衣食无忧”虞七看着大广,大广道人近些日子天天喝水,虽然三光神水稀薄,但却也有所增益。

眸子里精光四射,遮掩不住的异象,显然距离突破不远了。

“接下来必然会有有人在三清山中逛荡,小子小心点吧”大广道人拿起葫芦,喝了一口清水。

“晓得了,这三清山我待不了多久,还是山下人气好。山中虽然环境好,终究是太过于冷清!”虞七笑着道。

说着话的功夫,虞七便目光转动,看向了远处山林,隐约中有影子摇曳。

“啪~”虞七手掌落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莫要轻举妄动,他们想要搜,便由得他们。既然没有宝物,咱们又何必阻拦?叫他们搜了,也好死心!”大广道人笑着道。

虞七意味深长的看了大广道人一眼,慢慢的松开手中剑柄:“三清山风起,送陶夫人与琵琶下山去买房子。”

“交给我就是了”大广道人迎合了一句。

听闻大广道人的话,虞七慢慢转身,向着草庐走去。

“又要下山分开吗?”不待虞七开口,陶夫人已经自草庐内走出。

“这回下山,去寻一个宅院,然后咱们就在朝歌家了”虞七笑着道。

“也好,山中终究是太过于冷清”陶夫人已经收拾好了包裹,对着后山喊了句:“琵琶,这死丫头去哪里了。”

“夫人,吃野果!”琵琶自山中跑出,满头大汗,怀中抱着不少野果。

“走了,咱们搬家了……”

“又要搬家?去哪里?”琵琶疯疯癫癫的向着陶夫人追了去。

“小子好福气,陶夫人乃是先天纯阴之体,有今日造化,少不得陶夫人的滋润”大广一笑。

虞七面色一黑,大广道人不待其发作,便已经转身离去:“在山中好生修行静候时机,没事替我盯着点,只怕山中已经不太平了。只怕这三清山我也待不了太久,有着了个借口,我终于可以回去了。三清山龙气压制太严重,在这里修行抵不上西岐一日之功,在这里坐台就是受罪。”

大广道人不知三光神水泄露出去的后果吗?

能不知道吗?

但他还是允许虞七做了,而且还主动参与进来。

大广道人远去,留下虞七站在山巅,一缕发丝随着山风飞舞。

第二日

上京城哗然

三清道观一片沸腾

那三光神水竟然不卖了!

卖完了!

无数武者、王子王孙正等着利用这神水洗毛伐髓,修复体内的暗疾,谁知道三清山竟然忽然间就不卖水了。

ps:感谢“莫dada”大佬的三次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