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姝别墅区:“做什么准备?”

静姝的右眼皮便一直跳着,她有一种不详预感,难道她遗漏掉了什么?

“嘎嘣”一声脆响,静姝自己都没注意到把筷子给掰断了,引起了家人的注目,吴有爱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没折断一根。

“你这熊孩子,昨天手抖打碎了碗,今天又折筷子,明天还想上天啊!等都败光了看哪里还有卖的。”静妈嘴上责怪着,扭头就去厨房拿了一双不锈钢的,“给,看你还能折断,快吃饭别看手机了,一天就知道抱个手机!”

“噢。”静姝默默接过了筷子往嘴里刨着拉面,眼睛继续关注群里的消息,家里又恢复了吃饭热闹的情景,三姑讲着她在政府食堂做事的八卦。

王七七13号:“@王雪梅2号???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说话?你哪里不舒服吗?”

紧接着王雪梅就发来了一个短视频。

点开后是暴露在灯光下被扒光的女人,她被四五个男人粗鲁的固定在沙发上。

身上是一条条被皮带抽过的血痕,额头被撞出了血,脸上有红红的巴掌印子,她望着摄像头绝望的流泪,那种眼神大概就是:哀莫大于心死,悲莫过于无声。

周围一大群嬉笑、不断叫好的声音传来,有人时不时拿皮带抽在她身上发出刺耳的‘啪’声和女人的惨叫,然后便是不可描述的画面传来,背后还传来新闻的声音,此刻正是19:20分,乌城短暂的供电时间。

视频中的女人是四十岁的王雪梅!

“咚!”一声,忍无可忍的静姝一把将不锈钢的筷子插进了红木桌子里,彻底再次把家人的眼球吸引过来。

清纯可爱唯美少女的青春写真

餐厅的热闹戛然而止,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齐刷刷的盯着静姝。

静爸微微张开了嘴,手颤抖的摸着他最喜欢的红木桌,最后确认过眼神,这是她惹不起的闺女,还是罢了吧。

静妈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因为她闺女的眼神可怕到可以杀人。

王雪梅又发了数条长语音。

“想不到是我吧?!嗯?我又回来了!你们以为把我绑那等死,我就可以死了?幸亏老子组织原本就打算今天占领这个小区,他们知道我家就直接来找我汇合了,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哈哈哈哈!”

苟一天得意忘形的笑,笑着笑着就露出面目憎恶的表情来,他呸了一口恶狠狠继续发语音:

“王雪梅,静姝你们一家,还有王七七,整个小区的人你们都跑不了,本来我只是打算抢完粮食放走你们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女的一个都不放过,尤其是你静姝!我要让你比王雪梅还要惨千万遍!我让你当我的的奴隶!!”

苟一天说的咬牙切齿,他对静姝的恨已深入骨髓,恨不得将静姝挫骨扬灰方也解不了心头之恨!

还有什么比让一个人做不了男人还更能拉仇恨的?

静姝这一踹,苟一天缓了半天都没缓过来,实验了无数次,各种方法,真人实验都依然没有丝毫变化,二弟不中用了,他已经是个废人了!

“放心,大部队已经往别墅去了,劝你们别出门好好在家洗干净等着,小区其他有人住的楼都有好几人把守,一个个来,静姝马上就轮到你了。”

“别着急,别做无谓的反抗不然让你们生不如死,报警也没用,估计这会儿他们也自顾不暇,遮天党的去警局抢枪了,等他们抢到枪了就做乌城的老大,我们‘蔽日’就是乌城的老二。”

“对了,现在有投诚的还可以加入我们,只要有人一起去别墅区弄死那个表子一家就可以加入我们。”

语音到此为止,群里一时间寂静无比,似乎还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明明前些天还是友爱的邻居,团结在一起结队去超市排队的邻居,还是杀人犯法的法制社会,现在这些都不作数了?可以随意杀人了?

‘啪’的碗掉落在地上碎了。

整个家庭氛围徒然变得紧张起来,静爸和吴有爱点开又把消息看了一遍,听了一遍,静妈捂嘴绝望的无声流泪,“不,这不是真的!怎么可能!”

说着就搂抱起了静姝的头,梗咽道:“你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事情这样发生的,你放心…不要怕,妈,妈这就想办法,刀,刀呢?报警,对,先要报警!”

静姝叹了一口气,她妈这是失了分寸了,明明自己怕的要命,却还要把她护着,这些人都该死,静姝握紧了拳头。

静奶跑过来拉着人说:“你们年轻的先跑,要不就找空房子躲起来,小区这么大,他们还能一间间找到?”

“胡闹,没听那个人说有人住的楼都有人守着?分散开来万一被抓住一个怎么办?一家人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静爷的手也控制不住的颤抖,“趁着他们没来赶紧开车跑吧,地上门口有人把守,从地库出口走。”

静爸也二话

不说就在群里发消息道:“我们要团结起来,我们群里加起来有一百多号人,他们才多少人?我刚数了露头的三十多人!他们有刀我们也有!大不了就拼了!”

“你们可以试试。”这是苟一天的语音,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说话了。

静爸握紧的拳头啪的一下把手机甩飞了出去,“关键时候,一个站出来的人都没有!”他的心一点点的变冷,那天他义无反顾的冲出去救人,而今天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这个时候王七七私聊了静爸:“你们赶紧找关系看能不能派警察来,我刚刚报警了根本没有用,现在市区也乱成了一团。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自救!我会联系几个关系好的人先解决楼下的看守人,再去帮你们!”

滴滴,滴滴!手机报警的声音传了过来,静姝的嘴角微微上扬,看来她辛苦了半年布置的各种陷阱,还有每天练习那么久的射箭雕石,今天终于能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