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1周

他们几人返回了乌龙海盗团的驻地,却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在那儿等着他们。

“老师?”德文很是惊讶,“您……您怎么上这儿来了?”

只见身穿宽**袍的林达尔先生坐在客厅里的破烂沙发上,他的身边跟着两个德文看着眼熟,却叫不上名字的半精灵。皮查雅则恭敬地站在另一旁,听从吩咐。

林达尔先生摆了摆手,站了起来:“用通信的方法联系不上你,就跑过来了。”

自从进入海盗岛后,为了避免别人发现他们巫师的身份。德文和荻安娜便施法,切断了自己身边的魔网联系,不再接收“纸鹤信件”,所以德文没收到林达尔先生的信。

德文向导师略作解释,之后迟疑着问道:“您这是,有什么急事儿吗?”

林达尔先生点了点头:“我听皮查雅说,你们刚刚去见了那个叫巴桑达的海盗王?”

“是的。”德文没有隐瞒。

“她找你们什么事儿?”林达尔先生继续追问。

德文捡着一些要紧的谈话内容复述给自己的导师,并告诉他,巴桑达夫人打算把那个三叉戟魔兵交给自己暂时保管的事儿,末了,又附上在回来的时候他们四人讨论的一些可能性。

“真是太好了!”林达尔先生一拍巴掌,“瞌睡来了有枕头……不得不说,德文,你的运气确实好的离谱。”

德文不明白林达尔先生觉得哪儿好,他略带着疑惑轻轻唤了一声:“老师……?”

气质美女秋日枫林红色长裙香肩诱惑白嫩肌肤写真图片

“答应下来,德文。”林达尔先生说道,“答应那位海盗王的请求,先把三叉戟拿到手!”

德文愣了两秒:“啊?”

“我需要一个真正的‘魔兵’,”林达尔先生解释道,“用以支持我的炼金术研究,本来,我打算借着你组建的这个海盗团,大战一场,把三叉戟夺过来,谁知现在有了更加轻松容易的办法,那当然要改变计划。”

“您想要对魔兵进行逆向吗?”荻安娜问道,“可是,元老院之前不是组织过人手尝试过,但是失败了么?”

林达尔先生笑了笑:“理论每时每刻都是在发展的,孩子。距离元老院上次的尝试,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并且,我这次请了一位合作者,对方是精通黑魔法的大师。”

“谁?”荻安娜又问。

“正是你的导师,”林达尔先生答道,“刚刚取得繁星法师头衔的克劳恩先生。”

德文明白了林达尔先生的意思,不过他对这项研究并不看好,于是说道:“可是,老师,巴桑达夫人只说将三叉戟暂时交给我保管,我觉得作为武器使用,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您要研究,万一有什么损坏……咱们该怎么赔给人家?”

“那就把它买下来,”林达尔先生果断地说道,显得财大气粗,“或者进行利益交换,她不是可能有一个女儿还在世吗?我来安排人手帮她找!不过,德文,还需要你替我们相互引荐。”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德文没有拒绝。

第二天一早,他就把林达尔先生又带回了头天晚上和巴桑达夫人会面的地方。

“德文先生,我以为你会知道,”巴桑达夫人这次阴沉着脸,“我不希望见到其他的巫师,参与到这件事里。”

德文有些尴尬地闪躲着巴桑达夫人的目光,说道:“这位是我的导师,林达尔先生,对于您的提议,他有一些改进,我想,您会感兴趣的。”

“林达尔。”对于这位曜日法师,巴桑达夫人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尊敬,“我知道你,大老板么,你的生意做得很大。”

林达尔先生不以为意:“你的生意做得也不小,巴桑达夫人。”

巴桑达冷笑着哼了一声,语气放缓:“我做的是无本的买卖,和你不同……坐吧,林达尔先生,不知道,您有什么想和我谈的?”

“我需要那个魔兵,三叉戟。”林达尔先生开门见山地说道,“作为交换条件,我会尽全力替你寻找你的女儿,并且,如果我能找到的话,我承诺在将来为她和她的家人,提供保护。”

巴桑达夫人听后有些心动,不过面上不显:“我凭什么相信你?”

林达尔先生笑了笑:“那你为什么会相信德文?”

“这个年轻人比你要赤诚得多。”巴桑达夫人看了德文一眼,“你积累财富的手段并不光彩,林达尔,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呼——”林达尔先生把玩着手里的魔杖,“我从没有否认过这一点。”

德文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在刚刚毕业的时候,林达尔先生进了一家魔导器加工店铺打工,并在那里偷师。在当时,那家店铺和原本的巫师店主承担着扎布尔“校服”的加工生意。后来,林达尔先生学会之后,跳槽出来自己开店,以更优秀的品质和更好的服务质量,将扎布尔的订单抢到了自己手里,并把原本那家商店挤兑关门。

在德文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只是正常的商业竞争手段而已。可主流的评价,依然认为,林达尔先生做的有些过分了。

巴桑达夫人思考了一会,开口道:“不过,你给出的条件,我确实无法拒绝。”

“我同样还可以保护你本人的安全,”林达尔先生继续加码,“在拿到三叉戟后,我会把你送到安特罗特城,给你提供一套房子,你也可以挑选几个手下一起带走。”

“我哪里也不去,”巴桑达夫人显得固执的很,“这里就是我的家。”

“随便,”林达尔先生摊了摊手,“我是无所谓,只是为你的安全着想……在把三叉戟弄丢了之后,很那保证其他海盗不会找你的麻烦。”

巴桑达夫人咬了下嘴唇:“那都是我的命数……我答应你的条件,林达尔,不过,对象要换成德文。”

“什么意思?”林达尔先生皱了皱眉。

“我要德文替我寻找我的女儿,”巴桑达夫人说道,“并在找到她后提供保护。我要你作为见证者,替我们立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一个魔法契约。”

德文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怎么什么事儿都能和他扯上关系呢?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