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中升。

朝会结束,武信在诸多文臣武将恭贺中离开禁宫,随行有十数位公公、数十位禁军,百位美女,十数车珠宝绸缎等,沿着官道大街回府。

如此阵容自然很吸引眼球,引得无数人侧目,议论纷纷。相应的,武信少年封王、异姓封王、位达大将军、三郡太守等事,也以风暴般的速度,蔓延而开。

当然,就算没议论传播,朝廷公文也会很快下发各地,以证实信息。只是公文终究没热议的冲击感强烈。

武王府。

“主公!宫主来了,在府邸后方书房!”

武信刚回到府前,陷空老祖便前来迎接,传音汇报道。

武信并未多大反应,脸色如常迎进“护送”封赏的诸位公公、禁军,而后大撒红包,送走,才前往府邸后部。

“主公!如果宫主想要主公协助营救二魔,无论什么条件,主公万万不可答应!”

忧心忡忡伴随武信处理完诸事的陷空老祖,眼看即将抵达安置魔后之所,忍不住叮嘱道。

本来,身为天魔八老之一的陷空老祖,不该这么说。但是,这才是真正心忠于武信的表现!

“放心!宫主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提如此之事,那也太高估本王了。圣上回朝,想在西都闹事者,都是自找死路!”

漂亮可爱美女粉色写真

武信赞赏拍了拍陷空老祖肩部,微笑应道。顿了下,朝左右吩咐道:

“说起二魔,想必西都很快会有番风起云涌,腥风血雨。大家收拾下,尽快离开西都,返回江都!”

此时的江都郡丞王世充,已经被任命为正五品的车骑将军,前往镇压反军,也算升官了。由此可知武信的文官武职的份量。

“咯吱……”

片刻后,木门推动声起,武信步入幽静房屋。

面部蒙纱,身穿黑色霓裳,身材凹凸有致,极具风情的魔后,正站在窗边,静静看着窗外优美恬静的风景。

魔后身边,依旧是魔后传人莹莹及莹莹的护道者甘雅云。

人还是这些人,并未出现新面孔,显然是魔后的私下会面。只是少了魔后的贴身护道者兼婢女穆玉和眉梅。

“宫主驾临,弟子有失远迎,还请宫主见谅!”

武信现身,魔后等三人齐齐看向武信,却见武信率先客气见礼。

“……”

氛围寂静,落针可闻。

魔后等人依旧静静看着武信,没回礼,也没说话。

“呵呵……宫主、长老、师姐,请坐”

武信轻笑数声,也不在意,挥手让跟随进屋的亲卫退下,连明机先生、陷空老祖、弘伯等贴身亲信也遣走,独自面对,并自觉斟茶倒水,招呼魔后三人入座,显得颇为殷勤和亲近!

可惜,魔后并不留情,静立不动,美眸冷厉紧紧盯着武信,似乎想看穿武信心灵。

莹莹率先打破沉默恭贺:“恭喜师弟异姓封王,位达大将军,雄霸一方,叱咤一代!”

“谢谢师姐!师弟惭愧,只是顺势而为,运气使然罢了!”

武信难得地谦虚了下,让魔后等人颇为不自然。

毕竟之前的武信,就没这么知礼客气的时候,反而颇有市井风范。

“你可能料中了,圣上真想对柱国李敏、大将军李浑(兼拜左武卫将军,领太子宗卫率)下手。不过,也有传言,圣上会对李唐下手,而非陇西李氏,毕竟陇西李氏可是五姓七家中的顶级大豪门,不可轻动。你认为呢?哪种可能比较可信?”

此时的魔后,明显有些心急,也懒得跟武信做戏,开门见山问道。

“宫主指的是哪件事呢?弟子不明白啊!”

武信故作疑惑问道,看魔后眼神一凝,便自觉接道:“宫主消息还真灵通,弟子还真没收到相关信息!不过,圣上想对哪个李氏动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圣上已经不顾天元大皇后之情,会对娥英公主下手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便有大臣前往找娥英公主谈事了!”

直到此时,对于魔后的真正身份,武信等人都没个确切的答案,十之八九是娥英公主,却也不排除是天元大皇后本人。

只能肯定魔后是皇亲贵胄,不是今朝,就是前朝!

魔后沉默片刻,忽然问道:“你想本宫做什么?”

此话,等于是认可了武信之前的约定,向武信臣服了!

其实武信只是借势忽悠,如今的杨广,明显想对李唐下手,并未提及柱国李敏或陇西李氏。此点轨迹,明显已经被武信改变了,杨广还真不一定会对娥英公主下手。

当然,如今杨广明显变了,颇为暴戾,也不排除一狠心,对所有李氏下手的可能性。

“弟子哪敢要求宫主做什么?照常便可!”武信早有腹稿,毫不犹豫应道。

“你……”

魔后双眼一瞪,颇为气急恼怒。

武信连忙解释道:“宫主别误会!弟子暂时还真没什么事要求宫主做,只要宫主记得约定,像之前让魅影楼把各种情报送来就行了!”

“没什么事?那李氏之事……”

魔后暗松了口气,便是莹莹和甘雅云也是如此。

虽然魅影楼的情报组织,价值极大。但是,仅仅如此,魔后等人并不放心,武信要这么容易满足,就不是邪武王了!

武信高深莫测又信心十足应道:“宫主放心!弟子自然会照约定行事。宫主切记一点,不要与宇文述那老狐狸接触,密切监视娥英公主,相关之事,及时向弟子请示,再行动,弟子自有办法保柱国李敏一族!”

“就这么简单?”莹莹忍不住插言问道,明显的不信。

“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只要看准节点,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武信智珠在握般颇为深奥应道,看魔后三人明显不满意,又接道:“柱国李敏和娥英公主,毕竟不是常人,没有足够的借口和理由,圣上也难以无故制裁。宇文述这老狗,就是关键人物!”

话落,看魔后三人依旧疑心不解,武信摇头说道:

“不明白不要紧,照办即可,难道弟子是背信弃义之人吗?!此外,弟子会尽快南返,希望宫主能帮忙探查下相关情报,并顺手把西都之事,特别是今日朝会之事,如实传遍天下!”

“这也叫没什么事?”魔后没好气嘲讽道,语气却明显轻缓许多。

魔后还真怕武信不要她做什么事,那样她心里不踏实啊,毕竟武信今非昔比,用不上她也有可能。

莹莹忍不住好奇问道:“为什么要传播朝会之事?有什么用意吗?”

“呵呵……”

武信轻笑不语,让魔后三人一阵白眼,暗恨不已,却也没办法!

*****

更新到,拜求双倍月票,五一粉丝节赞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