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1周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好!我允许他睡在家的客房,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邢一凡眯着眸,倾身目光炯炯的盯着她。

白夏眨了眨眼问道,“什么条件?”

“必须睡我的房间。”邢一凡霸道落声。

白夏俏脸窘了几秒,她犹豫了一下,“为什么啊!”“为什么?我是的男朋友,觉得我放心我的女人和别得男人同住一屋?”邢一凡直接表露他的不悦,“就算他和以前是好朋友,但是人心隔肚皮,我不放心,不然,我

会直接让他去住酒店。”

白夏忙道,“好好好,我住家,别得罪我朋友啊!”

邢一凡环着手臂,这才满意的勾唇一笑,看来这个野泽的出现,还是帮了他一些忙的,直接把白夏逼上他的床了。

野泽刚才也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他担心的朝白夏问道,“男朋友吃醋了吗?是不是因为我要住家里?”

“不是啦!我和他正好住在两隔壁,住我家,我和他住一起。”白夏微笑解释一下。

“哦!”野泽微微惊讶,原来他们住两隔壁啊!

野泽看向邢一凡,邢一凡正好给他一个善意的微笑,野泽立即安心的微笑回应。

甜美萝莉居家悠闲唯美清纯写真

野泽没有注意到身边白夏那暗窘的表情,白夏咬着红唇,看向对面的邢一凡,邢一凡的目光里含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上菜了,野泽和白夏继续因为菜的做法在讨论着,邢一凡就安静的当一个听众,因为他也爱上了白夏的声音,说出来有一种别样的勾人味道。

不过,邢一凡满脑子都是今晚她要睡在他家的事情,想一想,他就满怀期待起来。

白夏不时的看他一眼,脑海里也有打算,邢一凡家里也有客房啊!为了不让他产生误会,她就睡在他家,让野泽睡她家的客房。

吃过晚餐,由邢一凡开车,白夏坐副驾驶,野泽坐在后座,由于野泽比较累,便也不逛了,径直回家去休息了。

白夏在楼下买了一些水果上楼,白夏给野泽收拾客房去了,邢一凡自然也在,他还算热情的招呼着野泽,偶尔用简单的英文聊一下。

白夏收拾好了客房的床,野泽提着他的背包和行礼箱进去了。

邢一凡坐在沙发上,眯着眸问道,“他要在这里住多久?”

“大概一个星期吧!这个星期我可能需要陪他玩几天。”白夏朝他请示道。

邢一凡虽然有些不乐意,必竟是他的女人,陪着别得男人,他心里不是滋味。

“我如果忙完,我陪们。”邢一凡还是想挤出时间陪他们一起玩的。

只要一个星期把野泽送回他的国家就行。

白夏开心的点点头,“嗯!好。”

“这个星期就睡在我那边吧!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吃醋。”邢一凡挑眉出声。

白夏也不想让他误会,她乖乖的点点头,“好!我睡那边。”

说完,白夏朝他笑问道,“要忙工作吗?我和野泽再聊会儿我就过来。”

邢一凡微挑眉宇道,“很信任他?他不会对有什么危险吧!”

“放心,我和他在k国相处三年了,我非常信任他的人品。”白夏保证。

邢一凡看了一眼时间,“再给们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之后,收拾的东西过来找我。”

白夏应了一句,“好!我和他交待几句就过来。”

邢一凡起身之际,他走到客房的门口,在他敲门之际,他伸手拢起了衬衫的袖口,露出两道结实有力的小臂,令人看见,都生出一种畏惧感。

他也是有意在向野泽秀一下他的肌肉,如果他敢对他的女朋友动什么歪心思,他一定是没命的。白夏倒是没有查觉到邢一凡这一点小心思,野泽听见敲门声,他立即拉开门,就看见门外传着邢一凡,同时,做纤瘦型的男人,看见邢一凡结实高大的身躯,果然产生了

一种畏惧感。

白夏走过来道,“他先回房间了,跟打一声招呼。”

野泽立即笑着挥了挥手,和他道了一声晚安。

白夏朝邢一凡道,“他跟说晚安。”

邢一凡颔了一下首,长腿迈步走向了门口的方向。

邢一凡刚走,野泽不由朝白夏道,“白夏,男朋友好强壮呢!”

说完,眼神还很崇拜的感觉。

白夏,“…”

邢一凡一米八五,身材结实均长,修长又带着一种阳刚霸气,像野泽这种纤瘦型的男人,自然会露出崇拜之心的。

“他喜欢锻练身体。”白夏笑应一句。

邢一凡回到房间,他的目光立即看向了他的客房,心想着白夏客以爽快答应过来他家住,难道她是打着他的客房的主意?

邢一凡咬了咬薄唇人,他可不会让她睡客房的,即便不碰她,也希望她睡在他的床上。

邢一凡走到客房,明明还很干净的被单被套,他伸手一捞,就捞起来走向了阳台上,放下他阳台上的衣蒌桶里。

邢一凡满意的勾唇笑起来,一会儿说个慌就行了。

白夏在交待完了野泽一些家里的事情之后,她便拿着她的睡衣睡裤推门出来了,她直接进了邢一凡的家里。

她推门进来,就看见沙发上邢一凡正在拿着ipad看什么,见她进来,邢一凡略有些紧张的问道,“来了。”

白夏自然的说道,“今晚我睡客房。”

一边说,她一边有些羞赫的拿着她的睡衣裤走向了客房。

然后,推开客房的门,只见原本整齐的深蓝色的床,只变成了一块床垫了,上面的席被都不见了。

“客房的席子和被子呢?”白夏扭头看向沙发上的男人问。

“我今早上发现许久没有睡,大概朵朵以前爬上去尿床了,有些地方发霉了,放阳台上去洗了。”邢一凡自然的回答道。

白夏眨了眨眼,有些怀疑的看着他,又有些不敢相信。

“真得还是假的?”白夏插着腰寻问。

邢一凡立即挑眉道,“当然是真的,难道我会让睡发霉的床?”

“那我今晚睡哪儿?”白夏反问他。

“我的床啊!”邢一凡眯眸一笑,“我的大床绝对柔软舒服。”

白夏的俏脸微微窘红,睡他的床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不乱来就行。

“那…那说好了,睡觉就睡觉,不做别的。”白夏朝他警告一句。

邢一凡把ipad放下,慵懒一笑,“哦!什么别的?”

白夏瞪他一眼,“心里清楚啊!还要问。”

邢一凡装傻,“给我说说嘛!我们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

白夏没好气道,“别在这里污辱的高智商行不行!”

邢一凡微微无趣,他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站起身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早点上床睡吧!”

“才九点半。”白夏提醒他一句,明明还早。

“我去洗澡了,还是先洗?还是节省水费一起洗?”邢一凡朝她问来。

白夏俏脸划过一抹可爱的红晕,“先洗。”

邢一凡心情好极了,他倒是先去洗了,白夏坐在沙发上,拿起他的ipad看一会儿新闻。

主卧室里的浴室里,传来了水声,白夏看新闻的心思,总是被打扰,她想,这个男人一会儿该不会就穿条内裤晃出来吧!

好像刚才见他进去的时候,也没有收拾睡衣进去啊!

白夏立即阻止满脑子思想乱跑,这一个星期野泽在,她都必须住他的家里呢!邢一凡出来的时候,还是老实的系了一条浴巾出来,一头墨发凌乱的搭在他的额际,自发梢滴落的水珠宛如一支一支笔端,自他挺傲的鼻梁宛延落下,又自他性感的喉结

沿他漂亮的锁骨,一路吸没在浴巾处。白夏一双目光即想多看两眼,又不太好意思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