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城外三百里之外,一条通往帝都和飘雪城的必经之路上。

一个身穿战袍的女子,坐在一块巨石上,手中拿着一个大大的烤熟地兽腿,撕咬着。

霸气,豪迈!

女子的战甲上有几十道利爪抓出来的爪痕,脸上也显得极为的沧桑,不过就算如此,依旧还是不能掩盖她绝美的面容,相反还为她增添了一股别样的美感。

在她的身旁,插着一杆完由神铁暗黑银打造的长枪。

暗黑银极为珍贵,仅仅只是一两便要二十万金币。

想要向这样打造一款通体都是由暗黑银打造而出的长枪,恐怕没有几千万金币,绝对做不到。

更何况,能够炼制如此级别炼器材料的炼器大师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请得动的。

女子一边啃着兽退,一边瞥向远处的道路尽头,嘴角带着极为不屑的神色。

“轰隆隆!”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轰鸣声。

只见十几头奇形各异的元兽向着这边狂奔而来,而在元兽的身上,则是各坐着几个人。

花儿的笑颜让人感受清新

这些人个个蒙面,眼神犀利。

而他们的修为,无一例外,部都是武侯境以上。

武侯境确实能够踏空而行,不过踏空而行的消耗却是不小,一般武侯境要进行长途跋涉时,依旧还是会选择坐骑的方式。

很显然这十几人,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

“呦,帝都三大杀手组织都到齐了,三百万就想取我弟弟的人头,也太看不起我这个帝国公主了吧。”绝色女子一声冷笑。

将手中的兽腿丢到一旁,站起身来,手一张,一旁的长枪便飞到她的手掌中。

握住长枪,女子的气势瞬间变得霸道刚猛起来。

下一刻,那修长笔直的双腿微微一弯,骤然发力。

整个人便如同射出去的利箭,极速掠出。

速度快到极致!

一息的时间,便已经跨越了整整三千丈的距离。

整整极速狂奔的杀手们猛然一惊,本能的差距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

当即便要腾空而起避开这可怕的一记。

然而女子来势太凶,速度太快。

还没等中间的三人跃起,他们便连人带元兽直接被撕扯成两半。

其他杀手们纷纷脚尖点在虚空,宛若天空撒下的豆子一般,分布在各处,居高临下的看着这突然袭击的女子,眼神极为的凝重。

女子手握长枪,稳稳滑停下来。

看着天空中的四周的杀手们,嘴角露出标志性的妩媚笑容。

“阁下是何人,为何突然袭击我们?”其中一名看似年长的杀手开口询问道,不过在询问的同时,他的手中也出现一柄短刃,横在胸前,元气瞬间覆盖短刃,散发出一股凌厉气息。

一枪杀了三名武侯级杀手,对方的实力绝对要高出他们许多。

“问老娘是谁?看

来你们暗网、天诛以及赤血的情报不是一般的差啊,要不要放你们回去,问问朱文山、项令和鬼语,看看他们认识不认识老娘。”女子嗤笑回答道,看着天空中的十几位杀手,眼神极为的玩味。

十几名杀手的瞳孔顿时一缩,眼眸深处透着一股极为骇然的神色。

此女能说出他们来自什么组织,这一点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是能够报出他们组织首领的名字,这完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们三大杀手组织,一直存在于帝国的地下组织,而三大首领更是神出鬼没,虽说他们首领的名字并非真名,但是也绝对很少有人知道。

现在这个女子一口气直接报出他们三大首领的名字,这绝对意味着女子的身份和地位是和他们首领一个层次,甚至还要凌驾于他们首领之上。

杀手没有蠢货,所以他们迅速在脑海中闪过各个和眼前女子身份相匹配的人物。

而最后得出来的结果,却完将他们吓一跳。

女疯子!

没错,正是整个帝都绝大多数人都为之忌惮的女疯子。

同时也是帝国仅有的两名公主之一。

那位年长的杀手首领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忽然意识到自己居高临下,当即身形落在地上,尽管如此,他依旧还是觉得不够,甚至将腰也不由自主的弯了几分。

其他几名杀手同样也是如此,看着眼前这个手持长枪霸气十足的女子,心中忐忑不安。

杀手最重要的便是心态,他们经历过无数生死,心态早就如铁一般坚硬,然而面对眼前这位,他们还是无法平静。

别说他们,哪怕是他们首领见到眼前这位女煞星,恐怕都得点头哈腰。

毕竟这女子的威名可不仅仅只是来源于她的身份,更多的是她一枪一枪的挣出来的。

试问有谁敢在帝国大殿上,当着文武百官,枪指帝君?

“在下有眼无珠,得罪了公主殿下,还请恕罪,不知道我们三大杀手组织哪里得罪了公主殿下。”那位年长的杀手神色恭敬道。

对于这位公主,他们必须要谨慎对待,否则很有可能给他们的组织带来灭顶之灾。

而组织灭亡之前,他们的本命瓷符恐怕也将无法幸免于难。

这是杀手组织掌控他们的最强手段。

杀手组织首领知道杀手很容易将生死置之度外,所以一般都会留下杀手极为重视的人或物,以此来掌控杀手,而这些人和物就是杀手们的本命符。

“得罪我?你们哪里是得罪我,分明是没将本公主放在眼里,你说我该不该杀你们?”姜婵嗤笑说道,整个人透着一股霸道般的妩媚。

这种气质,整个帝国就她一人独有,倾城榜上给她的评价便是‘疯癫到妩媚的绝世女子’。

“还请公主明示。”杀手们

皆是一愣,眉头紧锁道。

“既然你们想知道,那我便让你们死个明白,你们是不是接了一个暗杀飘雪城赘婿姜寒的任务?而你们这次的目标姜寒,他是本公主的心上人,你们说你们该不该死?”姜婵回应道。

“心上人?”

周围十几个杀手瞬间把眼睛瞪的老直,心中的震撼宛若翻滚的东海海浪,不断的撞击在他们的心坎上。

这位疯癫公主还有心上人?

如此神经气质的人,难道不应该与世脱俗,无情无义吗?

怎么会有心上人这种俗不可耐的东西,而且对方还是一个飘雪城小城的赘婿。

“怎么,你们觉得我说的是假话?还是觉得本公主不够漂亮,不配拥有心上人?”姜婵玩味道。

“绝对不是,公主殿下天仙下凡,我们只是觉得那姜寒配不上您而已。”其中一个杀手连忙道。

“额?”姜婵眼神一冷,那么杀手顿时吓得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其他杀手们也纷纷静若寒蝉。

“我告诉你们,你们说我坏话可以,但是说他,一个字都不行,至于你们的任务……”姜婵冷笑道,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下来。

“取消,我们任务取消,既然他是公主殿下您的心上人,这个任务我们万万不敢再执行。”那名年长的杀手道。

其他杀手们也纷纷点头。

“取消?那多没意思,还不如杀了你们一了百了更直接一点。”姜婵手中长枪挥动,透着一股凌厉气息。

杀手们脸色顿时一变,他们最怕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若是公主殿下觉得还不够,我们可以替您保护姜寒,截杀那些想要谋害姜寒的人。”那名年长杀手顿时道。

其他杀手顿时连连点头。

“这倒是有点意思,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也在你们三大杀手组织上发布一个任务,保护姜寒,至于酬劳,就你们脖子上的脑袋,你们觉得这酬劳够还是不够?不够再加上你们首领的脑袋。”姜婵笑道。

“够了,够了!我这就给您传讯回组织。”年长杀手擦了擦冷汗道。

“嗯,那就滚吧!”姜婵挥了挥手,驱赶这些杀手。

杀手们微微行礼,然后便极速的踏空而去,一刻也不敢再停留。

姜婵看着这一幕,嘴角嘲讽意味更浓。

“嗖!”

就在此时,一名老者出现在姜婵的面前。

老者看着姜婵欲言又止。

“是不是想说我身为公主,不应该胡乱造谣,有损自己的名声?”姜婵不屑笑道。

“老奴明白公主殿下是想让三大杀手组织心生重视,说是义弟,他们未必会如现在这般重视,可这未免还是太过了一些。”老者恭敬道。

姜婵一声嗤笑,毫不在意道:“反正我是女疯子,我说的话未必有人会相信,至于名声,你觉得我现

在还有好的名声?”

“咳咳!”老者被这一句话给呛到了。

眼前这位绝对是他活了百年以来,见过最不按常理出牌的女子。

“姜寒出了飘雪城?”姜婵开口问道。

“对,姜寒公子已经离开了飘雪城,目前在天元城中,云家的云曦、云深几人此刻也在天元城中,据说他们之间已经发生了冲突,恐怕云家会对姜寒少爷出手,以那几个杀手,未必能抵挡的住云家几名弟子,公主殿下,需不需要老奴出面一下?”老者开口问道。

“不需要,姜寒没那么脆弱,我出手替他解决一些小鱼小虾就行了,至于云家子弟,就交给他自己处理好了,最好把云家那几个废物都杀光,好好摧残一下云曦那个贱胚子,让她欲仙欲死最好。”姜婵冷笑道。

“公主殿下,欲仙欲死这个词好像不是这么用的。”老者一脸无语道。

“就是这么用的。”姜婵却是瞪了老者,杀机逼人。

老者顿时嘴角抽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