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你们两个,上课不许偷偷出小差,专心听课。”

奶团子软绵绵奶呼呼的回答“知道了老师,我和锦城哥哥会专心听课哒。”

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着老师可真诚了。

老师信了,然后让两人坐下继续讲课。

江锦城手指头勾着软软的小手扣了扣,两个小孩儿相视笑了起来。

不过这下他们是不敢偷偷吃东西了,正襟危坐的听课,一直等到下课了,软团子这才把自己的书拿出来,抱着奶盖一边吸一边认真的看书。

江锦城也抱着一本厚重的书在啃。

教室里面乱哄哄的,小孩子们总是喜欢玩儿喜欢吃的,看见软软和江锦城都在喝奶茶,也把自己书包里藏着的小零食拿出来吃了。

“软软软软我们来玩儿游戏吧。”

一个小男孩儿突然跑过来,留着鼻涕,眼巴巴的看着软软。

江锦城看着他那鼻涕流出来一节又被吸进去。

“…………”

嫩白如玉mm洗澡前的调皮一幕

有点儿反胃。

软软也觉得自己手里抱着的奶盖不香了,有点儿吃不下。

江锦城赶紧抽出两张纸递给他,眼神凶巴巴的。

“把鼻涕擦干净,不然就不准过来。”

这样的威胁还是有用的,最起码小孩儿虽然不情不愿委屈巴巴的但还是听话的将鼻涕拧干净了跑过来。

软软见他没鼻涕了,这才再次认真的吃了起来。

“软软,玩儿游戏吧。”

那个小男孩儿再次提出这个要求。

软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他“什么游戏啊?”

男孩儿“过家家呀,我演爸爸你演妈妈。”

说着眼睛偷偷瞅了江锦城一眼。

“江锦城演儿子。”

江锦城“…………”

手里的熟料瓶差点儿没被他捏扁了。

他蓝色的眸子凉飕飕的看着那个小男孩儿。

“你说什么?”

妈呀!这眼神像是爸爸生气的样子,感觉下一秒就要被打屁股了。

“那那那……那你演我和软软的爸爸叭。”男孩儿委屈巴巴。

江锦城“…………”

眼神更凶了。

“我也要来,我要演姐姐。”

“我要哥哥。”

“我要新郎,软软新娘!”

“软软是我的新娘。”

“我要当新娘,江锦城当新郎!”

最后,周围的崽崽们为了谁当新郎谁当新娘,差点儿没打起来了。

江锦城小脸一冷,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

“我和软软的成绩最好,我当新郎,软软是新娘。”

软软“…………”

吸了口奶,小眼神茫然极了。

最后,在力排众议下,江锦城如愿当上了新郎,软软迷迷糊糊被迫当上了新娘。

不是……不是在说谁当爸爸妈妈谁当儿子咩?为什么变成新郎新娘了?

江锦城在墙角里摘了两根野草和小野花,团吧团吧团成两个圈给戴在两人手指头上。

也不拘该戴哪根手指,反正他只知道大人结婚都是要戴戒指的,至于戴哪一根他就没去细想了。

反正按照他团的野草圈圈大小,哪个手指头能戴就戴在哪个手指头上。

新郎新娘在一群小观众的掌声下走了一圈,然后江锦城红着小脸,在软软肉嘟嘟的小脸上吧唧亲了下。

软软小眼神瞅着他“锦城哥哥你之前明明和爸爸说不亲软软的。”

江锦城眨巴眼睛“啊……我忘了,不过没关系,妹妹现在是我的新娘了,我可以亲你的。”

软软“那我去给爸爸说。”

江锦城“…………”

“软软不说。”

他手指头扣了扣软软的手心,悄悄在软软耳边说话。

“妹妹不要说。”

软软眼里闪过狡黠“为什么呀~”

江锦城委屈巴巴“我会被打。”

确定以及肯定。

软软仰着小下巴哼唧两声“锦城哥哥还骗我,我可聪明了。”

江锦城笑着点头“对,软软最聪明了,你也不想看我被叔叔们打吧。”

软软“那锦城哥哥明天要给软软带奶茶来哦。”

“没问题。”

江锦城拉着软软的小手回到教室,其他小孩儿也跃跃欲试,各自随便找了新郎新娘像模像样的学着江锦城和软软的样子走了起来。

于是,学校墙角的野草就被霍霍了。

到了上课时间,大家才吵吵闹闹的回教室去了。

早上的课上完了,软软和江锦城又一起去找秦博卿。

不过这次秦博卿有课,把两个孩子送小食堂去吃饭,他则要回去上课。

“吃完饭你们两个自己回我寝室去不要乱跑知道么?”

两只抱着自家的饭碗乖乖点头。

“叔叔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妹妹的。”

秦博卿眼神淡淡的睨了他一眼。

“我家软软你都打不过,指望你保护谁?”

江锦城“…………”

扎心了。

软软小同学在旁边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江锦城小表情无奈的看了奶团子一眼。

他一本正经的为自己辩解“叔叔,我已经在很努力的练武了,现在只是我还小,所以力气没有那么大。”

秦博卿“我家软软比你还小,所以你现在还是保护不了她。”

江锦城自闭了,他不说话,专心扒饭。

秦博卿呵了一声,小样儿,和他斗。

挠挠奶团子下巴,秦博卿离开了。

等人走了,软软悄悄在江锦城耳边道“锦城哥哥没关系,软软相信你,你看,还几次锦城哥哥都努力保护软软了呀,要是没有锦城哥哥,软软早就受伤了。”

江锦城白皙的耳朵微微泛红“嗯,我会一天比一天厉害的。”

两个小家伙吭哧吭哧的吃完了饭,江锦城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纸巾给软软擦了擦嘴巴。

“好了,我们走吧。”

自己的也擦完了,两小只手拉手离开了食堂。

“锦城哥哥,下一次我带纸巾,我是女孩子。”

“谁说女孩子就要带纸巾了,我带着也是一样的,而且软软你不习惯身上带着这些东西,我来就行了。”

“嘿嘿……锦城哥哥你真好。”

江锦城听了心情特别好。

“等我长大了,在秦叔叔那里学会做饭了,以后就做饭给你吃,还要学好多钢琴曲,软软喜欢听我弹钢琴睡觉,我就天天弹给你听。”

两个小孩子稚嫩的声音不大,很快就随风飘散,吹向了远方。

这个星期六的早上,苏延终于回来了,他在剧组的剧情杀青了就迫不及待的赶回来。

虽然能够通过视频看见宝贝女儿,但是这怎么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