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1周

.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这声音很轻微,就像是树枝被风吹得微微晃动,咋一听没什么,可听久了就觉得奇怪。自从冰稚邪他们进入这片树林以后,就一直有听到风吹动树梢的声音,但总是时断时续,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可现在的这次不同,响了很久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这次的风吹得比较久了,只是再仔细一听,??声中还夹杂着很小很小的碰撞声,声音很小很清脆,有点像金属相击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小坳谷外的风仍在刮着,冰稚邪等人都回过头来,仔细的寻找声音的来源。可一眼望去,树林里还是一如刚才那样,没到什么时候东西在动。树枝间也有在轻轻摇晃的,但却与这个声音不符。

“尸体!”爱莉丝突然惊叫了一声,指着雪地上道:“尸体不见了!”

众人一震,地上的尸体果真不见了。刚才,有一具尸体从树枝上掉下来,还扑到了爱莉丝身上,这是真真切切的事情。可眼下,那么大一具摔在地上的尸体,一会儿的功夫竟消失不见了,可那雪地上分明还有尸体留下的印痕呢,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雪松林不像一般的树林,它们生得又粗又挺拔,针状叶密集,可以乘成积雪,外面的光线能照进来的不多,整个林子里就是阴阴暗暗的。

众人想着就觉得脊梁骨发冷,这林子里即没见魔兽,也没有别的活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在这个静溢无声的林子里响起的怪异声音,丹鹿尔族被剥皮的尸首也不见了,这些奇怪的事情就发生在片刻之间,都不由得心想,难道有林精在做怪?

卡特了一下周围,别的尸体还在,只是那具不见了。

“哎呀~!”伊修森突然疼叫了一声,四只蹄子在雪地里不停的乱蹦,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无处下脚。

隔她最近的柏莎忙问她怎么回事,抬起她的脚一,上面沾着很多白色的东西,像是雪又不像。

冰稚邪面色一变,敢紧一把火燎在伊修森的腿上,运起了风元素把四个人都抬起来。浮在空中的五个人凑在一起,到伊修森的脚上已经被咬得到处都是洞,最深出,已深及见白骨,四只鹿皮套筒也只剩下几根皮条。

嘟嘴卖萌美女明亮电眼白丝长腿居家喝牛奶写真图片

柏莎拈起她腿上被燎死的一个比米粒大小的白色小甲壳虫,问道:“这是什么?”

这种虫身冰白,连三对细小的腿都是半透明的。细细,前面的一副口器四开四合,如四把锯刀。

冰稚邪道:“大王甲虫。”

“大王甲虫,这个东西也叫大王?”爱莉丝不信道。

冰稚邪道:“大王不是说它大,而是说它厉害。。”他指尖魔力动了起来,把地上的一块雪抬起来。

只见雪下一层一层那种白色的小晶甲虫,堆在一团就像白花花的浪头一样,得让人头皮都发炸。那些虫越来越多,正是从他们来的方向爬过来的,可以穿行于雪下。大王甲虫们,层层叠叠,碰在一起发出那清脆的响声。

它们一到地上那些尸体,一下子就爬出雪面,几秒钟的功夫就把冰僵僵的肉尸吃得干干净净,连旁边皮毛的衣服也不剩下。

到这些不知道有几千万只的大王甲虫,卡特道:“跟咱们老大有得一拼了。”

冰胡子好像很怕这些虫,在爱莉丝怀里乱动乱叫,显见是吓得不轻,恐怕它挖隧道的时候,最怕就是遇到这个了吧。

冰稚邪道:“现在我们有东西吃了。”

其他四个人一愣。柏莎抬起手指头上的虫子:“不是说吃这个吧?”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爱莉丝疯狂的摇头叫道:“我才不吃,它们刚吃了尸体的。”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差点吐了出来。

冰稚邪也觉得吃这个东西够呛,也就没有再说下去。

“火魔法?大焰墙。”冰稚邪十指虚划,指尖的魔光结成了一个磨盘大的魔法阵,魔光中的火焰喷出,横烧在那些白虫身上。这一大王甲虫生性干燥,一下子就连着烧起来。

这些大王甲虫,从来都群体觅食,最怕的就是着火,一这烧就会把其它的同伴连着烧着。所以这火一烧,周围雪下的虫子部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想把火焰淹灭。但它们这只是徒劳,冰稚邪的魔法火焰太强,它们来得越多,火烧得越旺,就连融化的雪都一时都没法把火扑灭。

大火烧得七八丈高,连雪松树都烧着了。冰稚邪魔法再一动,周围和树上的雪,都融化成了水,把大火淹灭。那些被烧得红通通的虫儿,被凉水这么一激,登时炸得噼噼啪啪响。

卡特带头第一个跳下去,着那堆得像个小山一样的虫山,都已经变成炭黑色的了,上面还在冒着水蒸热气:“哎!魔法师还真好,什么都能做。喂,柏莎,以前怎么不当个魔法师?”

“我乐意。”其他人也跟着跳下来,柏莎抓了一把虫尸问道:“这个东西真的能吃吗?”

“嗯,而且营养很丰富。”冰稚邪道。

柏莎摇了摇头:“再丰富我也不吃。”

“快来帮下伊修森吧,她还是很疼呢。”爱莉丝正用她最初级的水系魔法给伊修森治疗。

柏莎取下腰胯的小药包赶紧给她上药。在野外行走,药疗包是少不了的,这包里面的配药正桑多这个正经医护师买的,治的伤即面,效果也还不错。再加上还有冰稚邪,正经的魔法师可是系的,一些的医疗魔法,还是懂一些。

经过包扎之后,伊修森还是站不起来。那些大王甲虫咬得太厉害了,要她脚上那些肉长,怎么也得两三天时间。

试了几次,伊修森仍是站不起来,向冰稚邪道:“抱歉,又要给拖后腿了。”

卡特笑道:“向他道什么歉嘛,伙伴在一起不就是互相帮助的吗?”

伊修森了冰稚邪一眼,满是愧疚的样子。

爱莉丝也很担心冰稚邪会生气,拉着他衣角道:“别怪她嘛,她也是不想的,谁知道这雪下面会有那个什么虫子嘛。要不是伊修森被咬了,不是也不知道吗。”

卡特推了一下冰稚邪:“喂,不会真的因为这个生气吧。”

柏莎道:“身在荒野之外,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怎么能因为事故而谴责同行的伙伴呢?”

冰稚邪推了推魔法帽子,冷冷淡淡说了一句道:“我可什么也没说,别总是这样好不好?莫名其妙。”说完,似乎不太高兴的走到一旁。

爱莉丝询问向卡特他们:“我师傅什么意思?”

卡特挠了挠头:“应该是没问题吧。”

爱莉丝和伊修森都开心的笑了。

柏莎道:“我们还是不要呆在这里了,出林子再说。这些尸体吊在头上,怪慎人的。”

爱莉丝替伊修森把背上的行李拿下来自己背上,卡特和柏莎正要扶着她出去,她却忽然停住了。

“怎么了?”柏莎问。

伊修森指着山背面:“们。”

众人顺着她指的方向去,只见昏昏暗暗的林子里,离他们几米远的那座山的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洞,那个洞不大,只有西瓜大小,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

冰稚邪小心的走上前了,洞里面黑暗黝深。洞破口处有冰雪消融的痕迹,应该是被刚才那一把大火给化出来的。

“走开。”卡特大喝一声,取下他背上的那把巨剑,一下爆斩上去,整个洞口豁然被炸开。碎裂的冰尘下,滚出了一具被冰封的尸体。

这具尸体还穿着丹鹿尔族的服饰,整个人只剩下一半了,而且大部从都在冰块中。柏莎了一下四周溅散的冰块中有这尸体的肢体,应该是被卡特刚才那一下可击碎的。

卡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啊。”

冰稚邪着地上的尸体,又回头了一眼挂在树上的剥皮尸,再想起丹鹿尔族人的话,正好这里又有个洞窟,心中不由得担忧起来。他先前还一直抱着一份饶幸的心理想,这可能不是温尔克那一伙人的尸体,但从现在的情况,十有**就是他们了。

见冰稚邪表情凝重,再这些情况,不好的预感都浮现在各个人的心头。温尔克会不会在这洞中?这洞里面又会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