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1周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压根就没意识到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反而理直气壮得很。

夏悦晴顿时知道,这是对牛弹琴了。

“我真的不知道跟来到底有什么意义,裴逸庭,过去的都过去了,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请不要再骚扰我,可以吗?”

夏悦晴知道,从他上了这趟火车开始,这些话就不可避免的需要被提起。

对她而言,早晚没有区别,干脆说个明白。

“是对现在满意了,可我不满意。”裴逸庭冷笑一声。

七宝见他这样对妈咪说话,又不高兴了,瞪着他。

裴逸庭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跟七宝说:“宝贝,对不起,妈咪要丢下爸爸跑了,爸爸这才不高兴的。”

“妈咪做的都是对的。”七宝气哼哼地回答。

裴逸庭“……”

看来,讨好女儿的事情上,他还要再接再厉才行。

俏丽多姿短裤配吊带妹妹生活照

“好,妈咪做的都对,爸爸错了,爸爸不敢再凶妈咪了。”裴逸庭老老实实道歉。

那画面,也不看看有多辣眼睛。

但裴逸庭乐意呀,他乐意跟在七宝身后,笑眯眯地哄女儿。

乐意跟在夏悦晴背后贴她的冷屁股。

要说之前还有什么怨气,在看到可爱的七宝之后,哪还能怨得出来?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一家三口度过了三十个小时的车程。

到下车的时候,七宝也有点无精打采的,被火车晃得骨头发软。

“七宝,爸爸抱好不好?妈咪的手都酸了。”裴逸庭早就看出来不对劲,一下车就献殷勤。

“妈咪,放我下来,我自己走。”七宝不愿意接裴逸庭的橄榄枝,反而懂事地让夏悦晴休息。

小棉袄那么贴心,夏悦晴立刻就不觉得手酸了。

“宝贝,别听他胡说。”

故意仗着七宝年纪小,好骗,而误导她。

她可不舍得七宝受苦。

裴逸庭满脸黑线,有些不甘心,却不能拿她们怎样。

火车站的隔壁是汽车站,距离倒是很近,夏悦晴买了票,裴逸庭也装模作样地掏出钱:“跟她一模一样的车次。”

夏悦晴的额头跳了跳,脾气在爆发的边缘。

“到底有完没完?”

裴逸庭拿了车票,塞到口袋里,点头:“等和七宝什么时候跟我回家了,我就什么时候完了。”

这一次他出来得很匆忙,甚至连公司那边都没有安排好。

但裴逸庭不在意,反正现在什么都没她们母女重要。

“别做梦了,我不会回去的。”

“那没关系,我跟一起在乡下。”裴逸庭答应得格外痛快。

夏悦晴顿时瞪大了眼睛,这种话,别人说着或许她会当是开玩笑,但裴逸庭,以她对他的了解,没准还真做得出来。

“裴逸庭,我劝最好别这么做,我回来准备结婚了,我未婚夫看到,可不会高兴。”夏悦晴咬牙,冷声威胁。

裴逸庭剑眉狠狠一皱,“结婚?敢跟我之外的男人结婚?试试看!”

他绝对让那个男人失踪得彻底。

“以为皇帝老子了,试试看?我回去就试给看。”夏悦晴被气糊涂了,直接抱着七宝走了。

于是,他也跟了一路。

既然她的行踪暴露了,夏悦晴就没打算还能跟之前一样隐藏到底。

所以,他爱跑到这穷乡僻壤就跑。

长途火车之后,裴逸庭坐上了乡下破旧的大巴车,那味道,真心不好闻。

他都不知道夏悦晴怎么找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就在裴逸庭的耐心也要崩塌的时候,终于,车子到了夏悦晴所在的镇上客车站。

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今天刚好是赶集的日子,镇上人挺热闹。

可是她们坐了太久的车,身体都快吃不消了,所以夏悦晴放弃了买东西的念头,直接回家。

裴逸庭在后面跟着,穿着上好的服装,长得又高大帅气,一看,就跟乡下人格格不入的感觉。

继破旧大巴车之后,从镇上去村子里,夏悦晴坐上了摩托车。

裴逸庭的脸都是黑的。

堂堂集团大总裁,下乡来体验生活。

七宝被夏悦晴抱在怀里,看到爸爸坐在后面一个摩托车上,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

“妈咪,爸爸好惨哦,好像好可怜的样子。”声音带着一丝同情。

夏悦晴嘴角抽搐看着这一幕。

过了一会儿,别过脸。

到学校附近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周阿姨。

一见她们,周阿姨大喜。“小悦七宝,们回来了?”

又发现后面的裴逸庭,忍不住打量了几眼。

裴逸庭眼尖,看得出来周阿姨跟夏悦晴交情匪浅的样子,便主动自我介绍。“好,我是裴逸庭,七宝的爸爸。”

一瞬间,打量完毕,正在感慨这小伙子长得真精神的周阿姨狠狠一惊。“七宝的爸爸?就是七宝的爸爸?”

说完,忍不住多打量亮眼。

随即恍然大悟。

怪不得七宝长得这么漂亮了,跟爸爸一模一样。

要是夏悦晴知道周阿姨心里是这么想的,估计吐血的心都有了。

“这次来,是要接小悦和七宝回家吗?”周阿姨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中年妇女,更有八卦的潜质。

裴逸庭的目光看向夏悦晴,“我倒是有这个想法,就怕小悦不乐意。”

夏悦晴气笑了,是看出来,裴逸庭这才刚来,就开始收买人心。

果然是混迹商场的,一点儿机会都不放过。

“这个啊……”周阿姨不敢轻易接话。

也不知道这小夫妻两是什么情况。

“周阿姨,我跟七宝先回去了,晚上过来一起吃饭。”夏悦晴打了个招呼,周阿姨说好。

随即,她就走开了。

裴逸庭自然想跟上,但这不是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么?

再说,他还指望着从周阿姨这里打听一下这几年夏悦晴怎么过来的,所以,就没有着急。

横竖,近在眼前,夏悦晴跑不了。

等他和周阿姨聊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裴逸庭按照周阿姨的指引找到学校的小门,正要进去的时候,碰到一个年轻男人。

“是谁?来做什么?”于泽南神色防备。